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傳統文化

古籍整理作品的獨創性判斷標準

——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訴樂清市王十朋紀念館、上海世紀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古籍出版社侵害作品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作品復制權、作品發行權糾紛案

日期:2019-04-10 來源:知之匯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案情介紹

 

1994年1月31日,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經樂清市政協批復成立,其中人員名單如下:主編王曉泉,副主編王紀芳、王翔鵬;主任王曉泉,副主任錢仍茂、許宗斌、王紀芳、王翔鵬,以及成員、顧問、基金組等若干人。樂清市王十朋紀念館(以下簡稱王十朋紀念館)于2005年3月8日注冊登記,業務范圍為搜集、整理、研究、展覽王十朋遺物和生平事跡。上海世紀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古籍出版社(以下簡稱古籍出版社)于2006年3月16日成立,經營范圍為出版當地所藏古籍、方志以及文史工具書、文史知識性讀物等。


1995年11月17日,梅溪集重刊委員會與古籍出版社簽訂《關于出版〈王十朋全集〉的協議》,并于1998年6月22日簽訂了《關于出版〈王十朋全集〉的補充協議》,對《王十朋全集》的出版情況進行了約定,兩份協議的甲方為樂清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梅溪集》重刊委員會,并加蓋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的印章。


2011年7月12日,經王十朋紀念館申請,樂清市政協出具一份給古籍出版社的函,表示同意增印《王十朋全集》。2011年8月8日,王十朋紀念館與古籍出版社簽訂《圖書約稿出版合同》,并于2012年8月24日簽訂《補充協議書》,對《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的出版情況進行了約定。


《王十朋梅溪集》成書于南宋乾道七年之前;紹熙三年,由王十朋之子聞詩、聞禮,合前后集并奏議五十四卷,朱熹代劉共父序,是為宋紹熙本;又有劉謙、何橫據宋紹熙本校核,名《梅溪王先生文集》,五十四卷,是為明正統本,包括序、廷試策奏議五卷、前集二十卷、后集二十九卷、附錄、跋等;而至清雍正六年,又有重編本,名《宋王忠文公文集》,按詩文體例分五十卷,又年譜一卷,目錄四卷,后稱清雍正本。


《王十朋全集》由古籍出版社于1998年10月出版,注明:[宋]王十朋著、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編,印數為5500本。


《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由古籍出版社于2012年12月出版,注明:[宋]王十朋著、梅溪集重刊委員會編、王十朋紀念館修訂,印數為5600本。


古籍出版社確認其用于銷售的《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為600冊,除在其官方網站、新華書店銷售外,還在當當網站、亞馬遜網站上進行銷售。


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以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王十朋全集(修訂本)》,侵害了著作權人的復制權、署名權、獲得報酬權、保護作品完整權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立即停止贈送、銷售《王十朋全集(修訂本)》等侵權行為,并銷毀《王十朋全集(修訂本)》余書;在《樂清日報》《溫州日報》上刊登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經濟損失1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萬元、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10276.60元。(二審變更為賠償合理開支2萬元)。


裁判內容


樂清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王十朋全集》在內容的選擇或者編排上不具有獨創性,不構成新的匯編作品。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主張《王十朋全集》系匯編作品并享有著作權依據不足,該院不予支持,對其相關訴訟請求亦不予支持。如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主張《王十朋全集》系演繹作品及《王十朋全集》中部分內容享有單獨的著作權,可另行主張。該院遂于2017年12月28日判決:駁回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全部訴訟請求。


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不服一審判決,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查明,2017年9月22日,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在一審第二次庭審中主張《王十朋全集》除構成匯編作品外,還構成演繹作品。2017年12月15日,一審法院要求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明確以演繹作品或是匯編作品作為請求權基礎,若逾期,則直接以匯編作品作為主張權利的基礎進行判決。2017年12月18日,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確定按匯編作品作為主張權利的基礎。


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王十朋全集》中王十朋所著作品均已進入公有文化遺產的范圍,可以被公眾自由使用,故僅對王十朋作品的整理、點校并不必然達到最低程度創造性水平而受著作權法的保護。但是,評判古籍點校、整理的獨創性不能僅從作品中的基本構成元素是否處于公共領域和具有復原古籍的意圖進行抽象討論,如果古籍點校、整理的整體成果與古籍本身之間存在顯著改變,即使作者力求忠實歷史原貌,也不能就此徑直否認作品整體成果的獨創性,而應從古籍點校、整理后的成果是否體現了作者的特有選擇與安排,達到獨創性標準等方面進行評述。基于上述認識,《王十朋全集》從編排體例、點校內容和成書的整體內容上均已具備獨創性,應認定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一審法院以確定作品類型作為審理的前提和權利基礎,在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按照法院釋明確定作品類型后駁回其訴訟請求明顯不當,應予糾正。本案中,《王十朋全集》既包含了對原有作品、佚詩佚文的選擇、增減和編排,也包含了在考據和校勘基礎上進行的酌校異同、添加注釋和標點分隔,還包含重刊說明等原創作品,故從整體上看,將《王十朋全集》簡單歸類于匯編作品或演繹作品并不恰當,但不可否認《王十朋全集》屬于具有獨創性、能以文字形式表現的作品。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作為《王十朋全集》的著作權人,其署名權、復制權、發行權及保護作品完整權應受法律保護。王十朋紀念館未經許可,復制、發行與涉案作品內容基本一致的《王十朋全集(修訂本)》,構成對《王十朋全集》復制權、發行權的侵害。古籍出版社作為《王十朋全集》的出版單位,未盡到合理注意義務,主觀上與王十朋紀念館存在共同過錯,應與王十朋紀念館對侵權后果承擔連帶責任。


綜上,該院遂于2018年11月8日判決:撤銷一審判決;王十朋紀念館和古籍出版社立即停止出版、銷售(包括贈送)《王十朋全集(修訂本)》,并連帶賠償王曉泉、王紀芳、王翔鵬維權合理開支2萬元,在《樂清日報》刊登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