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改變商標顯著性特征的使用行為構成商標侵權

——順耐有限責任公司與天津世紀華仁汽車用品有限公司、SONAX(北京)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天津名達華仁汽車用品銷售中心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

日期:2019-04-12 來源:知產力 作者:胡浩,史凡凡 瀏覽量:
字號:

案   情


原告順耐公司是20世紀初在德國成立的一家汽車美容護理用品生產企業,其在國際分類第3類商品上享有“SONAX”文字中國商標專用權,注冊公告日期為1993年12月29日,現有效期自2013年12月28日至2023年12月28日。核定使用的商品為汽車保養用品;即洗滌用品清潔及保蠟用液體和糊狀的產品;上光蠟;香波;清洗車輛設備用洗滌物南蒸汽噴射器械及高壓清潔器具用清母及準備清洗用液體及粉狀物質;不清洗車輛設備的水容易洗出的物質;擋風玻璃窗清洗設備用去銹及退銹用添加劑及制品;有瀝青用制品;清洗塑料材料用制品;清洗玻璃用制品;馬達清潔及保養用制品。2007年,原告順耐公司開始開拓中國大陸市場。2009年即授權上海妙聲科技有限公司作為其公司SONAX產品的中國地區獨家代理商和進口商。SONAX汽車保養產品在中國大陸獲得多個獎項和榮譽。


被告名達華仁中心是2009年1月9日登記成立由任立業個人經營的工體工商戶,經營范圍包括汽車裝飾品、汽車配件、汽車裝俱批發兼零售;汽車修理與維護。被告世紀華仁公司是2009年4月13日登記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汽車配件、汽車裝俱、建筑材料、五金交電、辦公設備、文具用品、化工、日用品批發兼零售等。原股東為鄭艷華、任立業,后變更為鄭艷華、任立超,法定代表人鄭艷華。現該公司股東和法定代表人均變更為他人。被告SONAX北京公司是2014年2月12日在北京登記成立,法定代表人任立業,經營范圍為汽車配件、汽車用品、電子產品、日用品的批發;汽車裝飾等。股東為外資法人SONAX LIMTED。查,任立業與任立超系兄弟關系,任立業與鄭艷華系夫妻關系。被告世紀華仁公司自2014年開始從鄭州舒耐進出口有限公司購入一定數量的SONAX汽車養護品。被告SONAX北京公司,于2012年11月21日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取得第9999153號“索奈克斯 SONAX”商標注冊證書,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第37類;并在2013-2014年間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以“SONAX及卡通人頭(圖)”、“索奈克斯”、“索奈克斯 SONAX”以及“索奈克斯 SONAX及卡通人頭(圖)”為標識在1至45類商品申請注冊商標,均取得核準。


原告發現三被告在金屬亮光劑、輪胎上光、汽車用蠟、雨刷精等汽車保養用品使用了涉案商標后,從2015年7月開始,委托公證處對三被告制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商標侵權行為;被告SONAX北京公司企業名稱以及域名中使用SONAX標識等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了證據保全。現原告訴至法院,請求三被告停止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損失。


裁   判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被告SONAX北京公司在諸多商品和服務類別注冊與原告商標近似的商標,但三被告銷售的被控侵權汽車養護用品與這些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在功能、用途、銷售渠道和對象等方面存在明顯區別,并不屬于上述商品的范圍,卻與原告順耐公司商標指定使用商品構成相同。雖然不排除被控侵權商品與被告SONAX北京公司注冊商標指定商品存在類似的情況,但三被告在使用商標時并非對存在類似商品情況的商標進行規范使用,而是僅僅使用“SONAX”標識,而此種使用方式恰恰落入了原告“SONAX”商標所指定使用商品的保護范圍,故無法認定三被告銷售的“SONAX”汽車保養用品系對被告SONAX北京公司注冊商標的使用。依法應認定為為侵害原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依法應共同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


對于世紀華仁公司稱從案外人鄭州舒耐進出口貿易公司購進的SONAX汽車養護商品,三被告未能提供該部分商品系鄭州舒耐進出口貿易公司自國外進口并源于原告順耐公司授權制造的證據,故根據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本院依法認定該部分商品為侵權商品,三被告應承擔停止銷售的法律責任。


原告順耐公司主張被告SONAX北京公司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其“SONAX”注冊商標,構成不正當競爭。雖然被告SONAX北京公司在國際分類1-45類商品上注冊了多個帶有“SONAX”的組合商標,且部分注冊商標中以“SONAX”為主體,但對“SONAX”標識并不單獨享有權益。被告SONAX北京公司將原告知名商標登記為企業字號,與其他二被告共同宣傳銷售“SONAX”牌汽車保養用品,具有攀附原告順耐公司商標聲譽的主觀故意,誤導公眾,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


三被告在被告SONAX北京公司備案的域名www.sonax-china.com網站上、在經營的門店門頭、店內裝飾中、企業和產品宣傳冊中使用“SONAX”標識的同時標注德國品質、德國國旗、并推廣銷售汽車養護用品,足以使相關公眾誤認為三被告銷售的是原告順耐公司的商品,誤導消費者,謀取不正當利益,構成不正當競爭,依法應予制止。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一、被告天津世紀華仁汽車用品有限公司、SONAX(北京)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天津名達華仁汽車用品銷售中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制造、銷售侵害原告順耐有限責任公司“SONAX”注冊商標商品的行為;二、被告SONAX(北京)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變更含有“SONAX”的企業名稱和域名;三、被告天津世紀華仁汽車用品有限公司、SONAX(北京)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天津名達華仁汽車用品銷售中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造成消費者誤認的虛假宣傳行為;四、被告天津世紀華仁汽車用品有限公司、SONAX(北京)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天津名達華仁汽車用品銷售中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原告順耐有限責任公司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支付的合理開支共計人民幣550,000元;五、駁回原告順耐有限責任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案例注解


一、商標權的“禁”與“行”


商標權為無形財產權,有著與一般權利不同的特性。債權和物權,都有清晰的權利邊界,如物權的權利范圍及于物本身的全部,債權的權利范圍限于債權人和債務人雙方的約定。而商標權的權利范圍和邊界較為模糊,權利人之外的主體難以識別,因此需要法律對此作出規定,以理清商標權的權利邊界,指引他人行為。


從我國商標法關于商標權的規定看,商標權具有兩種基本的權能,即注冊商標專有使用權與禁止權。我國商標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這一條規定的是注冊商標專有使用權,即商標權的“行”。商標權人注冊商標的主要目的,就是在某一商品上獲得對商標的專有使用權。商標權人的專有使用權的權利范圍十分明確,僅限于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使用核準注冊的商標。商標法第五十七條是關于注冊商標禁止權的規定,即商標權的“禁”。該條第一項:“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是從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反面作出的規定,商標權人專有的即為他人所禁止的。其余款項均是對禁止行為直接作出的規定。其中第二項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可以看出注冊商標禁止權的范圍擴展到了“類似商品”“近似商標”,權利范圍顯然要比專用權廣。但何為“類似商品”“近似商標”法律規定十分模糊,再結合商標法引入的“相關公眾”的概念,簡直讓人一頭霧水。審判實踐中,需要承辦法官根據案件實際情況,結合審判經驗進行裁量和判斷。

 

二、改變商標顯著性特征的使用行為,超出商標專用權的權利范圍


我國商標權為授權制模式,即只有經依法申請并公告授權,商標申請人才能獲得注冊商標專用權。該專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


所謂“核準使用的商品”,是指商標注冊證上記載的核定的商品類別和商品;所謂“核準注冊的商標”,是指登載于商標注冊證上的文字、圖形、字母、數字、三維標志、顏色組合和聲音等,以及上述要素的組合。商標權人必須嚴格按照商標注冊證上登載的商標信息規范的使用其注冊商標,不能超越權利邊界。對于超出此限度范圍的使用行為,商標權人則不享有專有使用權,甚至有可能構成對他人商標專用權的侵犯。現實中,商標權人從經營策略、經濟利益、使用的便捷性等角度出發,改變注冊商標的使用形式,非規范地使用注冊商標的行為司空見慣。但是不是所有非規范使用注冊商標的行為均為法律所禁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實際使用的商標標志與核準注冊的商標標志有細微差別,但未改變其顯著特征的,可以視為注冊商標的使用。”上述規定并不反對在合理限度內對注冊商標進行細微的、未改變其顯著特征的使用行為。這一精神符合當下經濟發展和現實的需要,但這并不意味著商標使用人可以自行變動注冊商標。隨意組合使用商標,或對商標進行拆分,單獨使用注冊商標中的某一標識,則超出了法律賦予的權利范圍,不應受到商標法的保護,構成對他人商標侵權的,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三、本案具體分析


本案中,順耐公司對涉案“SONAX”商標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依法應受到我國商標法的保護。世紀華仁公司、SONAX北京公司、名達華仁中心認為其在金屬亮光劑、輪胎上光、汽車用蠟、雨刷精等汽車保養用品上使用涉案商標,權利來源于SONAX北京公司在眾多商品和服務類別上注冊的“SONAX及卡通人頭(圖)”、“索奈克斯”、“索奈克斯 SONAX”以及“索奈克斯 SONAX及卡通人頭(圖)”商標,并認為該使用行為并不構成侵權。但SONAX北京公司的注冊商標均由“卡通人頭(圖)”或“索奈克斯”與英文“SONAX”組合而構成,而三被告在被控侵權商品上使用商標時,對SONAX北京公司的注冊商標進行了拆分,僅僅使用與被控侵權商標相同的“SONAX”標識,這一使用行為改變了原有商標的顯著特征,超出了法律賦予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權利邊界。另,三被告使用的商品類別超出SONAX北京公司的注冊商標核準使用的商品類別,與涉案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三被告的非規范的使用SONAX北京公司的注冊商標,主觀上具有使相關公眾混淆的故意,客觀上與原告使用商標完全相同,具有強烈的標識效果,且已經給相關公眾造成了混淆。被告的使用行為超過了正當界限,構成權利濫用,根據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其行為侵犯了順耐公司對涉案注冊商標的專用權,應依法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五星公式 大奖网app安卓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快乐十分选三任选 安徽时时一天几期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现 3d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彩票倍投计算器手机版 香港王中王一肖中特期期谁 辽宁彩票35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