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商品的形狀與注冊商標近似時的侵權判定

——香奈兒股份有限公司與葉孟宗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日期:2019-04-16 來源:知產力 作者:屈萬舉 瀏覽量:
字號:

案情與裁判


原告(被上訴人):香奈兒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香奈兒公司)


被告(上訴人):葉孟宗

QQ截圖20190416112156.png

QQ截圖20190416112210.png

QQ截圖20190416112222.png

一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三)項、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五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一款、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條之規定,判決:一、葉孟宗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賠償香奈兒股份有限公司CHANEL(法國)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共計60000元;二、駁回香奈兒股份有限公司CHANEL(法國)其他訴訟請求。


上訴與答辯


葉孟宗不服一審判決,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出上訴。


葉孟宗上訴稱,其經營的“廣州市海珠區孟宗首飾店”銷售的商品上均是使用“周百福”注冊商標,從未使用與香奈兒公司涉案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香奈兒代理人現場鑒定涉案商品是侵權商品的程序不具備公信力。其未對行政處罰提起復議或訴訟,不排除行政機關執法錯誤。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香奈兒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香奈兒公司辯稱,無論是商品的形狀或者外包裝只要具有識別商品的作用或者能夠使相關公眾認為與特定的商品品牌有關聯,就構成商標性使用。本案被訴侵權商品使用的雙C反向形狀,不具有功能性,應認為具有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在被訴侵權商品上使用該形狀會使相關公眾誤以為商品與香奈兒公司有關,即使再標注其他商標也不會改變公眾的這種認知。


二審審理查明


二審查明事實與一審查明事實一致。


二審判理和結果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二審爭議的焦點是葉孟宗經營的店鋪銷售案涉商品的行為是否侵犯了香奈兒公司的商標專用權?亦即能否依法認定商品的形狀可以侵害到商標權利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香奈兒公司認為商品形狀應當屬于商品裝潢的范疇。經查,目前我國法律法規中對于“裝潢”的概念及范圍并沒有明確的界定。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現代漢語大辭典》中,其對“裝潢”的定義與商品形狀應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二者沒有“本質上”的關聯性,不宜將商品自身固有的形狀納入到商品“裝潢”范圍之內;如硬性將商品自有形狀也納入到“裝潢”的范疇,無疑違背了“裝潢”的本意。因此,無法適用《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的規定處理本案糾紛。而對于商品形狀能否侵害到商標權人的商標專用權,商標法沒有任何直接、具體的規定。香奈兒公司也未提供國外相關的法律規定或判例。在此情況下,只能依據我國有關法律原則、規則,并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予以具體認定。


在本案中,案涉商品的購買地是葉孟宗首飾店,該店是周百福珠寶的加盟店。據葉孟宗一審時辯稱,其店鋪所銷售的商品都必須送到周百福檢測合格后掛周百福的標簽,沒有使用過香奈兒的注冊商標。綜合本案的整體情況,香奈兒公司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葉孟宗經營的店鋪在銷售案涉商品時,存在著利用該商品與香奈兒公司注冊商標相似而招攬顧客、推銷商品等將其作為商標性使用的情形。因此,一審判決對于葉孟宗經營的店鋪銷售案涉商品構成商標性使用的認定并不客觀、準確,二審法院依法予以糾正。


就本案而言,沒有證據證明葉孟宗經營的店鋪銷售案涉商品時存在誤導消費者,將其宣傳、標識為香奈兒公司商品,以致消費者購買時也誤認為是香奈兒公司商品的情形。同時從另一個方面看,也無證據證明具有一般認知水平的普通消費者在購買該店的案涉商品時,會產生其購買的是香奈兒公司的商品的情況。因此,無法認定本案存在“混淆”。


商標作為商品的標志,其基本功能是區別商品的不同。認定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應嚴格執行法定的衡量標準,準確確定權利保護邊界,不能隨意擴大,否則就會影響市場秩序的規范穩定。在沒有證據證明葉孟宗經營的店鋪銷售涉案商品時存在將與香奈兒公司注冊商標相似的商品形狀作為“商標性使用”、誤導消費者將案涉商品“混淆”為香奈兒公司商品的情形下,依法就不能認定葉孟宗經營的店鋪銷售案涉商品的行為構成了商標侵權。


生產、銷售與知名注冊商標相似形狀的商品是否可能構成侵權呢?答案應是肯定的。就我國現行法律規定看,按照著作權法的規定,其可能直接侵犯到了注冊商標作為“作品”應有的著作權,構成侵犯著作權行為;按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其可能會構成不正當競爭的行為而應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因被上訴人香奈兒公司未提出相應的著作權、不正當競爭方面侵權的訴訟請求而無法審理,當事人可另行提起訴訟。


綜上,二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八條、第五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一、撤銷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2017)粵0105民初4679號民事判決;二、駁回香奈兒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官評述


《商標法》第五十七條規定商標的禁用權范圍為: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或者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均屬侵犯商標權之行為。這里邊包含兩個層次,一是商品和商標的“兩相同”;二是商品或商標的“一相似”、“兩相似”(即類似商品或近似商標)。如果說第一個層次上的侵權是“直擂鼓心”,那么第二個層次則是“旁敲側擊”。由于商標的功能在于標識商品或服務的來源,第二個層次上的禁用權可以視為商標權的“影子權利”,因此該項權能以“相似”使用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產生混淆為要件,不產生混淆即無禁用權。在《實施條例》中,將“相同或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商品裝潢使用”的行為也納入“影子權利”的范疇。


本案被訴侵權行為有特殊性。葉孟宗涉嫌使用商標的行為是在相同商品上,并將商品做成與商標標識相近似的形狀,遂被起訴構成商標侵權。按照上文的商標禁用權分析思路,就商品類別而言是相同的,就標識本身而言則為相似,因此,本案判定是否構成商標侵權須在第二層次上分析。但同時,該種行為還涉及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的判斷,此為前提問題。這是本案的兩個關鍵爭議焦點。


首先,關于商標性使用問題。《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性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中,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以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商標的基本價值在于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葉孟宗將商品做成他人商標的形狀,是否意在用這種形狀指示其來源呢?綜合本案證據,香奈兒公司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葉孟宗經營的店鋪在銷售案涉商品時存在著利用與香奈兒公司注冊商標相似的商品外形使消費者誤認商品來源于香奈兒公司的情形,反而是案涉商品掛有周百福的標簽。而且,商品本身的形狀不同于商品裝潢。商品的“裝潢”與商品形狀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不宜將商品自身固有的形狀納入到商品“裝潢”范圍之內;如機械地將商品自有形狀也納入到“裝潢”的范疇,違背了“裝潢”的本意。可見,該問題難以得出肯定性答案。其次,關于“混淆”問題。法條所規定的混淆,是指消費者因受生產者、銷售者的“誤導”而產生的混同;而且,是指基于生產者、銷售者的“誤導”而使消費者產生的“直接混淆”,而不宜擴大到諸如“售后混淆”等范疇,否則不符合立法的本意。無證據證明葉孟宗經營的店鋪銷售案涉商品時存在誤導行為,也無證據證明具有一般認知水平的普通消費者在購買該店的案涉商品時,會產生其購買的是香奈兒公司的商品的情況。因此,無法認定本案存在“混淆”。


該案的處理思路體現了審判理念的創新。對于存爭議、有市場、受歡迎的新產品、新模式,在具體適用法律時,要以有利于促進創新、有利于公平競爭、有利于消費者長遠利益為指引,慎重對待。對于商標、商品包裝裝潢等商業標識類知識產權,要結合保護范圍的區分性和彈力性,既使商業標識之間保持足夠的距離,也使得社會公眾能夠在權利范圍以外自由借鑒和模仿。由于商標權的保護期限可以是無限延期的,在認定商標侵權時,更應平衡權利人的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避免不當擴大商標權人的權利邊界、進而影響市場秩序的規范穩定。因此,在認定商品形狀與商標近似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時應堅持“嚴格標準、從嚴把握”原則,正確界定保護與創新的關系界限,從而為鼓勵創新、保護創新提供應有的空間。至于生產、銷售與知名注冊商標相似形狀的商品還可能侵害其他知識產權,比如涉嫌侵害注冊商標作為美術作品的著作權,構成侵犯著作權行為,或者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權利人可另案主張。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湖北今日快三开奖号码走势图 北京快三详情 白姐免费统一库图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选号秘诀 四川时时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全国中奖彩票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湖南快乐十分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