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商標

”小度”商標之爭二審行政判決書

日期:2018-12-29 來源: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18)京行終1375號


當事人


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欣樂道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銳,總經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

法定代表人趙剛,主任。


原審第三人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向海龍,總經理。


審理經過


上訴人北京欣樂道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欣樂道公司)因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一案,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行初421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3月20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查明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查明:訴爭商標系第13293995號“小度”商標,由北京方鼎欣盛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方鼎欣盛公司)于2013年9月26日申請注冊,于2014年12月13日經商標局核準轉讓至欣樂道公司。該商標于2015年4月21日獲準注冊,核定使用商品為國際分類第9類“計算機外圍設備,計算機存儲裝置,計算機程序(可下載軟件),網絡通訊設備,可視電話,手機帶,手提電話,電子信號發射器,導航儀器,眼鏡”等商品。


2016年1月12日,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簡稱百度公司)針對訴爭商標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并提交了以下三份證據:

1.百度公司“小度”移動wifi網站首頁打印頁。

2.新浪網、太平洋網等網絡媒體報道頁面打印頁。該證據顯示新浪網、站長之家網、京華網等網站于2013年9月12日、13日均刊載文章介紹2013年9月12日百度上線3款硬件產品——小度wifi、小度路由和小度TV。

3.欣樂道公司商標注冊信息資料打印頁。該證據顯示欣樂道公司于9、10、11、43等13類商品或服務上申請注冊有192件商標,其中包括“涂書筆記”、“七塵齋”、“魔拍”、“魔圖”、“鳳鳴九州”、“筷搜”、“直達號”等商標。


欣樂道公司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以下三份證據,用以證明訴爭商標系由方鼎欣盛公司轉讓,欣樂道公司不存在惡意搶注行為:

1.欣樂道公司企業信息打印頁。

2.訴爭商標信息打印頁及核準轉讓證明復印件。

3.方鼎欣盛公司企業信息打印頁。


2016年11月30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商評字[2016]103105號《關于第13293995號“小度”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簡稱被訴裁定)。該裁定認定:

一、訴爭商標是否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指“以不正當手段搶注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之情形。


本案中,百度公司提交了新浪網、Chinaz、京華網等網絡媒體對“小度”wifi的相關報道文章網頁打印件,部分報道顯示的時間早于訴爭商標申請日,可證明“小度”商標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在網絡通訊設備商品上已經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眼鏡商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與百度公司賴以知名的網絡通訊設備商品相差較大,未構成類似商品,不會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進而損害百度公司的在先權益。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除眼鏡以外的計算機存儲裝置、網絡通訊設備等商品與百度公司“小度”商標賴以知名的網絡通訊設備等商品屬于類似商品,標識同為“小度”,此種近似性難謂巧合,訴爭商標在計算機存儲裝置、網絡通訊設備等商品上的注冊已構成商標法三十二條所指情形。


二、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構成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標注冊”之情形。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立法精神在于貫徹公序良俗原則,維護良好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營造良好的商標市場環境。在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屬于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要考慮其是否屬于欺騙手段以外的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手段。此外,依據商標法相關規定,民事主體申請商標注冊,應該有使用的真實意圖,以滿足自己的商標使用需求為目的,其申請注冊商標的行為應具有合理性或正當性。具體到本案,欣樂道公司申請注冊商標多達近二百件,除訴爭商標外,欣樂道公司還先后申請注冊了筷搜、魔拍、魔圖、直達號、涂書筆記、七塵齋、鳳鳴九州等與知名品牌相同或相近的商標。欣樂道公司上述商標注冊行為具有明顯的復制、抄襲他人高知名度商標的故意,明顯具有主觀惡意,不具備注冊商標應有的正當性。該不正當注冊行為易導致相關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誤認,且明顯超出了正常的經營需要,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損害了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違反了公序良俗原則,已構成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情形。


另,百度公司根據其與欣樂道公司住所地同為北京市,且屬于相同行業而主張訴爭商標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五條,但百度公司未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其與欣樂道公司存在代理關系或其他業務往來關系,百度公司此項主張不成立。百度公司其他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商標評審委員會不予支持。


綜上,商標評審委員會依照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條的規定,裁定:訴爭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欣樂道公司不服被訴裁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在原審訴訟中,商標評審委員會向原審法院提交了訴爭商標的商標檔案和商標評審程序中的申請書及證據復印件等證據材料。


在原審訴訟中,百度公司提交了如下主要證據:

1.(2017)京方正內經證字第10019號公證書、(2017)京國信內經證字第9806號公證書,顯示騰訊科技、網易數碼、鳳凰網等網站對百度公司推出小度wifi、小度路由、小度TV產品進行報道,用以證明百度公司“小度”品牌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2.(2017)京方正內經證字第10020號公證書、(2017)京國信內經證字第6834號、09805號、6881號公證書,顯示訴爭商標原注冊人方鼎欣盛公司申請注冊商標達160余件、欣樂道公司申請注冊商標近200件,用以證明訴爭商標的原注冊人及欣樂道公司具有規模性惡意搶注他人知名商標的行為;

3.訴爭商標原注冊人方鼎欣盛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及其實際經營地照片資料,用以證明該公司注冊資本為3萬元、沒有實際經營卻規模性注冊與他人知名商標相同或相近的商標160余件的行為具有惡意;

4.中國新聞網報道的百度馳名保護記錄,用以證明“百度”企業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原審庭審過程中,商標評審委員會表示經其核實,欣樂道公司申請注冊了192件商標,其中很多都與其他公司的知名商標或APP名稱近似。


一審認為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


根據查明事實,百度公司在商標評審階段提交的證據顯示百度公司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前推出了小度wifi、小度路由和小度TV3款硬件產品。上述產品的推出被網絡媒體廣泛報道。故可認定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百度公司使用在網絡通訊設備上的小度商標已具有一定影響。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眼鏡商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與百度公司藉以知名的網絡通訊設備商品相差較大,未構成類似商品。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除眼鏡以外的計算機存儲裝置、計算機外圍設備等商品與百度公司藉以知名的網絡通訊設備商品在消費對象、消費渠道等方面均近似,已構成類似商品。訴爭商標“小度”與百度公司在先使用的“小度”商標完全一致,訴爭商標申請注冊在計算機存儲裝置、計算機外圍設備等商品上難謂善意。綜上,被訴裁定關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認定結論正確。


根據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規定的,或者是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由商標局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該項規定的立法精神在于貫徹公序良俗原則,維護良好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營造良好的商標市場環境。本案中,欣樂道公司申請注冊有大量同他人知名品牌相同或近似的商標,已超出了正常的生產經營需要。且欣樂道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無法對其在不同類別上大量注冊商標的意圖及相關商標的設計創作來源作出合理解釋。上述行為已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并有損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故被訴裁定關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認定結論正確。


綜上,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被訴裁定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正確,符合法定程序,欣樂道公司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


一審結果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欣樂道公司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稱


欣樂道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和被訴裁定。其上訴理由為:一、訴爭商標不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指“以不正當手段搶注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之情形。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百度公司的“小度”商標并未經使用并取得一定影響;百度公司使用“小度”商標的網絡通訊設備商品與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計算機存儲裝置等商品并非類似商品;訴爭商標的注冊并無惡意。二、訴爭商標的注冊不構成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標注冊”之情形。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構成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標注冊”之情形,應當以申請注冊時的情況進行判斷,而訴爭商標并非欣樂道公司申請注冊,原審判決對此認定有誤。


商標評審委員會、百度公司服從原審判決。


二審查明


經本院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且有訴爭商標檔案、當事人在商標評審程序及訴訟程序中提交的證據材料及當事人陳述在案佐證,本院予以確認。


二審認為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在于,一、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二條關于“申請商標注冊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注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規定;二、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標注冊”的情形。


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判斷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規定的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須考慮如下要件:1.他人的未注冊商標于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2.訴爭商標與他人的未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3.訴爭商標所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務與他人的未注冊商標所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務相同或者類似;4.訴爭商標的注冊人系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主觀上具有惡意。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三條規定,在先使用人主張商標申請人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如果在先使用商標已經有一定影響,而商標申請人明知或者應知該商標,即可推定其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但商標申請人舉證證明其沒有利用在先使用商標商譽的惡意的除外。在先使用人舉證證明其在先商標有一定的持續使用時間、區域、銷售量或者廣告宣傳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為有一定影響。在先使用人主張商標申請人在與其不相類似的商品上申請注冊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百度公司在商標評審階段及原審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能夠證明其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前對外推出了以“小度”為商標的小度wifi、小度路由和小度TV3款硬件產品等網絡通訊產品。相關網絡媒體對此進行了宣傳報道。考慮到網絡傳播的及時性和廣泛性,原審法院及被訴決定認定百度公司使用在網絡通訊設備上的“小度”商標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前已經具有一定影響,并無不當。訴爭商標與百度公司在先使用的“小度”商標完全相同,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除眼鏡以外的計算機存儲裝置、計算機外圍設備等商品與百度公司使用“小度”商標的網絡通訊設備商品在消費對象、消費渠道等以及商品的功能、用途方面均相近似或存在較大關聯,構成類似商品。基于百度公司的“小度”商標在先所形成的影響,同時考慮到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人方鼎欣盛公司存在批量申請注冊與他人知名商標相同或近似商標的情節,本案也無證據表明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具有正當依據,因此,可以認定方鼎欣盛公司系明知或者應知百度公司已經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小度”商標而申請注冊訴爭商標,主觀上具有惡意。綜上,訴爭商標在除眼鏡以外的計算機存儲裝置、計算機外圍設備等商品上的注冊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二條關于“申請商標注冊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注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規定。原審法院的相關認定,具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


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規定的,或者是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由商標局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以欺騙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可以認定其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對于“沒有真實使用目的,大量搶注他人在先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的行為,該類行為的目的在于通過囤積商標牟取不當利益,擾亂了商標注冊秩序、影響市場正常運行規律且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因此,應認定為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規定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標注冊的行為予以規制。本案中,根據百度公司提供的相關證據,可知欣樂道公司以及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人方鼎欣盛公司均存在批量申請注冊與他人知名商標相同或近似商標的情節。原審法院和商標評審委員會雖然僅基于訴爭商標受讓人欣樂道公司批量申請注冊與他人知名商標相同或近似商標的行為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并不準確,但鑒于訴爭商標原注冊申請人方鼎欣盛公司亦存在此類擾亂商標注冊管理秩序的行為,因此,本院在指出原審判決上述錯誤的基礎上,對其有關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認定結論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部分有誤,但關于訴爭商標應予宣告無效的裁判結論正確,欣樂道公司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但不足以導致對原審判決裁判結論予以改變,故本院對其上訴請求不予支持。


二審結果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一百元,均由北京欣樂道科技有限公司負擔(均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周    波

審判員    蘇志甫

審判員    俞惠斌

                   二O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李曉琳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