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版權

對微信公眾號“原創”文字作品之再思考

——以網站侵害公眾號“拾遺”原創文字作品著作權案為視角

日期:2018-12-19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總第142期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640.webp.jpg


微信公眾號是一種類似于報刊雜志的新式信息載體(自媒體)。運營者與微信公眾平臺管理者簽訂《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后,運營者在微信公眾平臺上申請注冊賬號主體、微信號,通過驗證后獲得“微信公眾號”。運營者可通過微信公眾號向用戶傳送資訊。作為最具影響力的自媒體形式,微信公眾號現已成為爆款作品首發的重要平臺。原創功能是微信公眾號累積發表原創作品到一定數量之后,由微信管理平臺通知、開通的功能。標注“原創”的作品,兼具“打賞”功能,公眾號通過設定的作者賬號,能獲取由不特定讀者自愿支付的“打賞金”收益。因“ 原創”一詞并非法律概念,本文旨在對微信公眾號“原創”文字作品涉及的相關著作權法律問題進行梳理,拋磚引玉,以期正本清源、達成共識。


一、“原創”的定義


“原創”一詞并非法律概念,而是約定俗成的概念。鑒于微信平臺管理者通過發布《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下稱“《規范》”),對該“原創”已進行自定義,本文首先分析在該規范語境下“原創”涉及的相關著作權的法律問題。


(一)《規范》對濫用原創聲明功能的規定【2】


《規范》規定,如下情形不得對文章(“文字作品”)【3】進行原創聲明,一經發現將永久收回原創聲明功能使用權限,導致嚴重影響的還將對違規公眾賬號予以一定期限內封號處理:


1.未取得合法授權發布的文章(《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一):“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發表其作品的,構成侵權。”);


2.文章主要篇幅為諸如“法律、法規,國家機關的決議、決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質的文件、時事新聞、歷法、通用數表、通用表格和公式”等的公共內容(《著作權法》第五條:“不構成作品,不適用《著作權法》保護的對象。”);


3.大篇幅引用他人內容或文章主要內容為他人作品,如書摘、文摘、報摘等;


4.營銷性質的內容;


5.整合的內容;


(3~5:不具有獨創性,不構成作品)


6.對非獨家代理的文章聲明原創等;


7.色情低俗內容、暴力內容、不實信息等內容(《著作權法》第四條:“國家對作品的出版、傳播依法進行監督管理。”即,違禁作品不能合法出版、傳播);


8.違反法律法規、政策及公序良俗、社會公德,違反《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或干擾微信公眾平臺正常運營和侵犯其他用戶或第三方合法權益內容的信息(《著作權法》第四條:“ 著作權人行使著作權,不得違反憲法和法律,不得損害公共利益。”即,著作權人應依法行使著作權,不得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二)微信公眾號“原創”文字作品的構成要件


1.構成作品。其一,獨創性(originality):文章應具有獨創性的表達;其二,文章不屬于淫穢、色情等違禁作品,可以合法出版、傳播。


2.取得著作權人的合法授權發表。該構成要件沒有歧義、沒有爭議。


3.著作權相關權利的行使符合法律規定。該構成要件沒有歧義、沒有爭議。


《規范》還特別規定,“原創”作品必須由微信公眾號“獨家代理”。筆者前文《微信公眾號作品著作權的司法保護》微信版已由微信公眾號“中國知識產權雜志”發表于2018年11月5日;11月9日,筆者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專欄“魚知瑜樂”轉載此文時,筆者的編輯告訴筆者,他一不小心“差點標注原創就推送了”。這番話不禁引發筆者對本案的進一步思考:“獨家代理”并不是一個法律概念,應如何對“獨家代理”進行法律解讀? 如何理解“原創”的法律內涵?微信平臺管理者對“原創”加上“獨家代理”的限定,是否合法、合理?筆者對自己獨立創作完成的文字作品,能否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已開通原創功能)上標注“原創”?


二、“獨家代理”的法律效力


(一)代理的法律規定


《民法總則》第七章對“代理”進行了規定,其中第一百六十一條:“民事主體可以通過代理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第一百六十二條:“代理人在代理權限內,以被代理人名義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被代理人發生效力。”第一百六十三條:“代理包括委托代理和法定代理。委托代理人按照被代理人的委托行使代理權。法定代理人依照法律的規定行使代理權。”


本案首先排除法定代理,根據委托代理來分析:“原創”作品必須是公眾號“獨家代理”,這是否意味著被代理人為作者,代理人為公眾號?鑒于公眾號并非獨立的民事主體,代理人是否可推定為公眾號的運營者?代理人實施了何種民事法律行為(發表、復制或通過信息網絡傳播)?前述行為的法律后果是否均對作者直接發生效力?根據傳統民法理論,追溯“代理”在本案的法律邏輯相當別扭:“獨家代理”是否意味著作者只能選擇一個公眾號發表和傳播作品?


(二)“獨家代理”是否可以理解為微信公眾號是作品“首發”的載體


當前,微信公眾號等自媒體競爭激烈,需搶“新”、搶“鮮”、搶“首發”。一篇爆款網紅文,首發效應驚人,而轉載者的熱度就遠遠不及。所謂“首發”,顧名思義即首次發表,屬于邏輯上的同語反復,這種說法容易給人一種誤導,即認為作品還能再次發表、多次發表。“首發”同樣不是一個法律概念,對應的法律概念應為“發表權”,發表權只能行使一次。


三、作者、微信公眾號、公眾號運營者之間的關系


作者、公眾號、公眾號運營者三者是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微信公眾號是文章的發布平臺及載體,微信公眾號與微信公眾號的運營者并不當然享有文章的著作權。


(一)作者對發表權的行使與授權公眾號運營者使用作品的關系


通常而言,作者將自己的文字作品投稿給特定的微信公眾號,即意味著作者將通過該微信公眾號行使發表權,同時,授權該公眾號通過微信平臺傳播其作品亦是應有之義。但微信使用的網絡為電信網絡,與互聯網不同;且微信公眾號開通原創打賞功能后,作者可以使用自己申請注冊的賬號收取不特定讀者的打賞金。故從傳播的經濟利益角度考慮,作者可以限制微信公眾號將作品擅自傳播至互聯網。如“拾遺”案中,權利人就明確聲明其文章“不得用于微信外平臺”。


(二)“原創”對作者、微信公眾號具有不同的法律意義


對作者而言,“原創”指作品是作者獨立完成的具有獨創性的表達,并非抄襲所得,強調了創造性、獨創性。對公眾號而言,如將前述“獨家代理”理解為“首發”,則表明公眾號發表的文字作品,相對于不特定的相關公眾(即其他“作者+公眾號”與讀者),是“全新”的,具有吸引流量的“新鮮感”,其中更強調商業價值與傳播的流動性。筆者自己創作的文字作品,在授權其他微信公眾號首發之后,該作品對于筆者自己的微信公眾號而言就已不屬于“原創”作品,不能標注“原創”,而只能標注轉載并表明轉載來源;未經授權,筆者亦不得自行復制“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微信公眾號的全文,因其版式設計由該公眾號享有相關權利。


應該說,微信公眾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它不僅加快了信息的流動和傳播,其獨創的“原創+打賞”功能,更是促進了知識的迅速變現,極大地激發了自媒體從業者的創作激情,推動了“知識經濟”與創新的發展;從長遠看,微信公眾號也會增加智力成果的數量和質量,增進全社會的福祉。《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規定的“獨家代理”外延模糊,且有歧義,如改成“首發”,則基本可以消除歧義,達成平臺運營方、公眾號運營者、原創作者與讀者間的共識。總而言之,本案是一個值得深思的hard case。


注釋:


【1】(2017)甘0102民初9207號重慶非遺所思文化創意設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非遺所思公司”)訴蘭州市財政局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案情詳見筆者前文《微信公眾號作品著作權的司法保護》,發表于《中國知識產權》2018年第11期。


【2】本部分內容規定在《規范》3.6條款。


【3】括號中內容均為筆者備注,因此處的文章不一定都構成文字作品,故筆者打上引號。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