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版權

自媒體如何避開侵權“坑”?

日期:2019-03-25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郭振華 瀏覽量:
字號:

自媒體侵權大多可以歸為著作權侵權和名譽權侵權兩類。通過對著作權侵權類案件整理分析,這類案件的成因往往是多方面的。互聯網并非法外之地,對于互聯網的行為和生態的規制是司法職能之一,盡管存在復雜的侵權樣態,但是從行為模式上分析法律后果,仍可以發現其中的絲絲脈絡,筆者將從主體、行為、救濟等方面進行分析。


以下,筆者將從具體案例著手,對自媒體著作權侵權問題進行分析。


三起糾紛話侵權


第一起案例是林志穎微博發布PS圖片侵權案。該案中,林志穎將某解放軍戰士形象的圖片中的主要人物面部PS成自己的圖片發布到個人微博上,后被著作權人發現并訴至法院。法院認為,該圖片將作品的主要人物之一的面部進行PS,使作品失去原有的英雄氣概,已侵犯作者的身份權利,故判決林志穎侵權。實踐中,PS圖片的行為在互聯網上非常常見,很多人并不認為此類行為侵權,但實際上很多案件之所以未引起糾紛,多為權利人怠于行使權力。


第二起案例是“智合新媒體發布律師文章侵權案”。智合新媒體是一家運營法律類的微信公眾號,其將文章《如何使用律師》的作者識別錯誤,誤以為獲得作者授權而擅自發布,并署名錯誤,被原告熊某中發現后將其訴至法院。法院審理后認為,將他人作品置于向公眾開放的平臺,系信息網絡傳播行為,在此過程中,該公眾號未盡到審查義務,致使侵犯作者權利,同時將未為作者署名,構成侵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第三起案例是黃某起訴阿里巴巴(中國)有限公司(下稱阿里公司)的侵權糾紛。因阿里公司在微博中未經許可發布了一張無署名且去掉了原作者黃某水印的圖片,被起訴至法院。法院審理后認為,阿里公司未經授權將原告黃某作品使用在微博運營活動中,且未署名,已構成對原告署名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犯。


上述三個案例較為典型地反映了當下自媒體領域,從個人到大型商業集團,從文字到圖片,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侵權風險。在使用自媒體進行宣傳的過程中,大量的信息實際上是存在權利人的,如未經許可使用,就會為今后糾紛埋下伏筆。


保護意識待提高


在筆者看來,自媒體之所以侵權高發,一方面是用戶和平臺關系錯綜復雜;另一方面在于權利人與侵權者缺乏知識產權保護意識。


從法律上來說,用戶分為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用戶發布信息的行為是否商業行為,需結合個案認定,但是否屬于商業行為與案件侵權事實認定的關系不大,很多人對用戶責任存在誤解,認為個人用戶的使用行為不屬于商業使用,不構成侵權,這種認識是錯誤的。用戶在平臺發布信息,多數情況下由其自行承擔責任。平臺可以根據“避風港原則”免于承擔賠償,但也存在注意義務,即當侵權行為特別明顯,平臺不可能不注意到的情形下,平臺應當對擴大的損失承擔連帶責任。


與此同時,侵權者對于版權保護的漠視和對權利人的不尊重非常嚴重。侵權者不僅不檢討自身過錯,反而指責權利人未事先通知、沒有聲明禁止傳播,或責備權利人高額索賠,甚至稱自己的使用反而提高了權利人的影響力。


那么,平臺與用戶的關系該如何認定呢?


平臺對于其部分功能,允許用戶用戶進行二次開發,從而形成相對獨立的應用,例如對插件、小程序等開源或者開放端口的釋放,就能對全網數以萬計的信息進行抓取。鑒于自媒體快速傳播的特點,很多信息在第一時間發布后就能廣泛傳播,這種鏈式傳播的速度可能是權利人希望看到的,但也會加大侵權風險。


平臺在提供服務過程中,對于信息的推薦和編輯往往能引起自身責任,但在移動互聯網的環境中這種現象較為少見,因為根據爬蟲搜索規則,通常能夠及時定位作品源,所以相對來說平臺的行為較為安全。但用戶對于熱門信息則往往不加以取舍地復制粘貼,侵權現象的逐漸增多。


復制轉載有風險


在對“自媒體”行為方式的認定中,主要存在三種行為方式:編輯行為、引用行為和轉發、轉載行為。


一般而言,對圖文類信息的復制、轉發等均可以視作編輯行為,相對應的權利包括復制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等。實踐中,復制行為較為普遍,比如,企業為了宣傳,往往會對圖文類信息進行下載、編輯后上傳;而引用和轉發的情形較少。


引用行為多是對原作者發表作品的鏈接進行指引,這種行為實際上是一種鏈接行為。按照著作權法規定,為了介紹說明某一情況,少量使用他人作品內容的行為屬合理使用行為。從引用者的角度來看,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可能會在引用過程中存在一定的信息展現,但是這種展現一般不影響作者的權利實現,如需進一步閱讀,可以點擊鏈接后跳轉至作者的原作品處瀏覽。因此,實踐中這種案件相對較少。


轉發和轉載并非法定概念,作者允許他人轉發轉載,實際上是對自己權利的一種處置,但是這種行為僅僅是一種事實,并不具有法律意義上約束力。由于轉發、轉載的范圍、時間并未做出約定,所以他人在使用時,只能單純地從道德上約束作者,如果作者追究使用者的責任,使用者可能仍需面對侵權風險。不過,有觀點認為,作者既然公開承諾允許他人轉載和轉發,那么應當視為其放棄部分權利,不應再追究使用者的責任,如果他日作者發生了轉變,應當公示或通知使用者停止使用,否則使用者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來處分作品。這種觀念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目前法律缺乏這種制度性安排,對于作者聲明允許的行為究竟如何定性,實踐中仍存在困難。


救濟方式較復雜


在法院審理的案件中,大多存在侵權賠償數額難確定、身份權利救濟復雜化等特點。


一般來說,圖文類作品通過正規渠道購買價格較低,如果按照原告正常出售圖片的價格作為賠償標準,可能少于原告支出的費用。法院一般會按照法定賠償來酌定賠償數額,但即便如此,原被告各自的訴求仍是很難滿足的。原告期望更高的賠償數額,被告則希望能夠按照最低數額賠償,甚至于希望按照正常渠道購買的價格來和解。但無論如何,侵權者對于侵權賠償數額預期過低,導致對版權不夠重視,進一步加大侵權范圍,也給調解帶來難度,浪費大量的司法資源。


在身份權利救濟的問題上,他人侵犯權利人身份權利時,應當承擔道歉、消除影響的責任,但部分權利人以此作為要挾手段,對大型企業提出高額賠償要求已成為一種常態。筆者認為,身份權利的救濟應當符合著作權法制訂的初衷,即彌補給權利人造成的精神損害,而非成為一種工具化的手段。對于身份權利的救濟應當遵循合法、合理兩個原則,即救濟的方式法定,救濟的程度與侵權行為相適應,過高或過低的救濟手段會造成更大的不公平,在實踐中對于互聯網侵權后的賠禮道歉或消除影響,可以選擇多種方式,機械地將其理解為一定時間或者空間的做法存在偏差。


協議代管需注意


平臺服務商和用戶之間的糾葛也不僅局限于一紙用戶協議,有些平臺為了擴大影響力,會提供一定的服務,例如給用戶推薦信息、給用戶推薦熱門圖文或者允許第三方來專門針對某項功能進行外包。


關于平臺的用戶協議的效力的問題,一般而言,自媒體平臺存在幾種授權條款:第一,作者同意平臺對作品享有著作權;第二,作者允許平臺使用其發表在平臺的作品;第三,作者允許他人在平臺上使用作品;第四,作者同意作品歸平臺和作者共同共有。這些協議往往都是線上條款,雖然用戶在注冊時已經同意了相關條款,但按照法律規定,其效力處于待定的狀態。因為現實中存在很多情形,例如注冊人可能不是權利人,其不能代表作者放棄權利。


在委托他人代管的效力問題上,部分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委托他人管理自媒體,若出現侵權,法律責任要歸于委托人或者使用者來承擔責任。從合同方面來看,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間關于侵權責任的約定,僅對合同雙方具有約束力,對權利人并無約束,權利人可以選擇起訴其中之一或將二者作為共同被告,至于最終責任承擔的問題需受托人和委托人內部解決。


自媒體誕生以來,就出現了形形色色的糾紛。從根源上來看,侵權行為無論是有意為之還是疏忽大意,都會給權利人造成影響。隨著技術進步,還可能會出現更多的傳播形態,但是追本溯源,權利人對于作品控制,是權利人的行使權利的自主意識,他人必須尊重權利人的意思,誤解或者曲解將會造成更大的矛盾。實際上,通過事后有效的救濟也能合理地平衡權利和傳播之間的失衡狀態。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中關村法庭 郭振華)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新时时倍投计算 天津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炸金花内购破解版 广西快乐十分遗漏值表 广东快乐十分选三前直 上海时时和值技巧 足球十四场胜负比分直播 赛马会号码走势图 各省快乐十分走势图 pk10每天赢一点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