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商標

網絡域名侵犯商標權判斷規則的探索:評一起商標權糾紛案

日期:2019-03-14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總第145期 作者:白帆,胡萍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網絡域名侵犯商標權判斷規則的探索——評家有購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訴貴州家有在線網絡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案情介紹


原告家有購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6月,并于2012年7月受讓取得八件注冊商標,其中第6693601號“jiayougo”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5類,包括廣告、數據通訊網絡上的在線廣告等,有效期至2020年。被告貴州家有在線網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2016年10月,原告申請保全證據公證,證實被告使用網絡域名為“www.jiayou9.com”的網站銷售民族工藝品、食品、日用品等商品,從事電子商務經營。


原告認為,被告使用的網絡域名與其注冊商標近似,且雙方網站均從事類似電子商務服務,已造成用戶混淆,侵害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故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賠禮道歉。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網站為銷售者的商品進行廣告宣傳,促成銷售者與消費者之間進行商品交易,與涉案“jiayougo”商標核定服務項目類似;被告域名主要部分“jiayou9”與涉案商標相比,二者拼音字母“jiayou”完全相同,數字“9”與字母“g”差異極小,在隔離狀態下觀察可認定兩者構成近似;被告成立在后,對該域名主要部分并不享有權益,且足以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服務來源,故其注冊、使用該域名不具有正當性。據此,一審法院判決被告立即停止侵權、注銷侵權域名,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一審案號:(2017)黔01民初69號]。


二審法院認為,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項目為第35類“廣告、數據通訊網絡上的在線廣告、替他人推銷”等,本類尤其包括為他人將各種商品歸類以便顧客瀏覽和購買,這種服務可由零售商店、批發商店、自動售貨機、郵購目錄或者電子媒介(如網站或者電視購物節目)提供。涉案域名指向的、被告經營的綜合性電商平臺,主要為顧客提供銷售地方農特產品、鮮活農產品、民間工藝品等服務,服務功能和消費對象與原告相同,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類別類似。涉案兩標識的主要組成部分“jiayou”讀音相同,但這一拼音詞組是常用詞組,本身固有的顯著性并不強,商標權人也不能因注冊“jiayougo”商標而獨占“jiayou”這一拼寫方式;“go”與“9”讀音明顯不同,而“go”既是英文單詞,又與“家有購”中的“購”諧音相同,故兩標識的讀音和含義均不近似。一般互聯網用戶在通過網絡域名識別商品或者服務來源時,會施以較高的注意義務;涉案商標本身的市場識別功能并不強,認定其與其他標識構成近似的范圍相對較窄,且判斷時還應考慮作為互聯網用戶的普通消費者訪問特定網站的操作習慣;被告網站首頁標明了“家有在線”“JIAYOU9.COM”等字樣。綜上,雖然被告在近似服務中使用了與涉案商標有一定近似性的網絡域名,但并不會導致相關互聯網用戶混淆,故不構成侵權。據此,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二審案號:(2017)黔民終822號]。


法官評析


商標法理論一般認為,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主要應從商標是否近似、商品是否類似和相關公眾混淆可能性三個方面判斷,現行《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一、二項亦作了相同規定。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商標法司法解釋》)第一條第三項的規定, 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注冊為域名,并且通過該域名進行相關商品交易的電子商務,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于給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分析該條規定可知,對于網絡域名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判斷實際上與通常商標侵權的判斷是極為類似的,依然要從上述三個方面進行考量,以下分述之。


(一)商標近似


關于商標近似,《商標法司法解釋》將其表述為“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注冊為域名”,顯然這里所稱的與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域名”,主要是指完整網絡地址中具有識別力和顯著性的部分,即省略掉網址前綴、后綴的中間部分,該核心部分在一定意義上也等同于我們所稱的“關鍵詞”。《商標法司法解釋》第九條第二項規定,文字商標主要應從讀音、字形和含義三個方面進行比對,但是筆者認為,網絡域名具備其特殊性,在比對時必須考慮互聯網環境下一般用戶對其的識記習慣,具體可將其概括為“讀音、含義為主,字型為輔”。


目前中文網址的使用率與接受度并不高,常用的網絡域名依然多由英文字母和數字組成,字母的組合一般為英文單詞或漢語拼音拼寫詞匯,因此網絡一般用戶主要是依靠詞匯的讀音和含義來識記域名,而只有少數在字母組合方式上具有特點的拼寫方式(如“dOiOb”)可通過字型記憶。因此,在將網絡域名與文字商標進行比對時,應側重比對詞組的讀音和含義。


本案中,原告注冊商標“jiayougo”與被訴侵權域名的關鍵詞“jiayou9”在外形上較為近似,但是其中的“jiayou”具有對應中文含義,可以被記憶為“家有”“加油”“佳友”“嘉友”等,而“go”為極為常見的英文單詞,也可理解為“購”的諧音,其讀音和含義都與數字“9”不同,因此在作為域名使用時兩者并不構成近似。此外,“jiayougo”還與原告的字號及商標“家有購物”讀音十分接近,更易于互聯網用戶識記,也難以與“jiayou9”相混淆。


(二)商品類似


關于商品類似,《商標法司法解釋》將其表述為“通過該域名進行相關商品交易的電子商務”,從中可解讀出三項內容:一是我國商標法理論一般不認可售前混淆(初始興趣混淆),司法解釋在此處也提出了“交易相關商品”的要求。據此,即使相關公眾誤認為某域名指向特定商品或服務提供者開設的網站,但訪問后發現網站內容與該特定商品或服務完全無關,則此時并不存在侵犯商標權的情況;二是如果涉案商標為商品商標,則網站進行電子商務所交易的商品應是與該商品類別類似的商品;三是《商標法》中的“商品”也包含“服務”,因此也包含網站提供或推介與商標注冊服務類別類似的服務的情況。


較為特殊的是,我國目前尚未開放普通商品批發、零售類(包括線上和線下)商標的注冊,故此類服務使用的商標往往會注冊在相關的其他類別上,如第35類中的“替他人推銷”“廣告”等。這一變通性做法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又對商標注冊制度基本價值及公示公信原則提出了挑戰,在司法實踐中也引發了較多爭議:有觀點認為,應嚴格遵循商標分類的相應定義,“替他人推銷”不包括經營者“自己”銷售商品;但也有觀點認為,應基于特殊情況和消費者認識對上述現象予以認可,防止不勞而獲。目前,有關各方仍未對這一問題形成統一認識。


本案中,一、二審法院均認為被告網站為銷售者的商品進行廣告宣傳,促成銷售者與消費者之間進行商品交易,服務功能和消費對象與原告相同,與涉案“jiayougo”商標核定服務項目類似。為討論方便,本文暫不考慮司法實踐中的前述爭議,而假設兩者服務類別相同。


(三)混淆可能性


在對商標近似和商品類似進行比對后,往往還需要結合標識的顯著性和知名度、相關公眾注意力、被告使用標識的正當性等對相關公眾的混淆可能性進行綜合評估,而認定構成侵權,需要標識達到《商標法司法解釋》所要求的“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程度。


如不考慮前述商品類別問題,并認為本案雙方當事人均為電子商務經營者即網絡銷售服務提供者,則相關公眾主要為通過互聯網訪問網站、購買普通商品的消費者,即互聯網一般用戶。筆者認為,本案在評估相關公眾混淆可能性時,同樣需要考慮互聯網環境下一般用戶的使用習慣,著重考察搜索引擎和瀏覽器地址欄填充的結果。


在實際使用互聯網時,一般用戶在對域名中的核心詞匯不熟悉、記憶不準確的情況下,往往會基于模糊記憶輸入關鍵詞,利用搜索引擎或者瀏覽器的地址欄填充功能進行相應檢索,因此這一檢索結果對用戶是否會混淆商標與域名起著十分重要的影響。例如在本案中,筆者分別選取國內較為常用的搜索引擎對"jiayou“" jiayougo”和“jiayou9”三個關鍵詞進行檢索,結果如下表【1】:


640 (1).webp.jpg

從表中可見,搜索“jiayou”關鍵詞,只有必應搜索引擎的較后結果頁能夠顯示原告的網站;搜索“jiayougo”,多數搜索引擎可以得到原告的網站;而搜索“jiayou9”,只有百度搜索引擎可以檢出被告的網站。因此,一般互聯網用戶通過前述三個關鍵詞、用常用搜索引擎進行檢索,均無法同時檢出原、被告雙方的信息和網站,搜索涉案商標“jiayougo”也不會檢出被訴侵權域名及網站。


運用國內常用網絡瀏覽器的地址欄聯想、填充功能,輸入同樣三個關鍵詞,結果如下表:


640 (1).webp (1).jpg


從表中可見,在上述五款瀏覽器地址欄中輸入“jiayou”時,無法填充出原、被告任何一方的網址,而輸入“jiayougo”或“jiayou9”均無法聯想出對方的網址,因此也不會造成一般用戶誤認混淆。


綜上,結合兩標識各自的顯著性和知名度均不高的情況,最終可以認定,互聯網一般用戶對被訴侵權域名指向的服務提供者和涉案注冊商標指向服務來源間的關系不易產生混淆。此外,筆者認為,裁判者似可以發展的眼光對未來進行合理的審視與預測,在一定程度上考慮雙方當事人在今后的業務拓展、宣傳推廣、知名度提高等商譽的積累和變動情況——這很可能會導致上文所述搜索引擎和地址欄填充結果發生變化,而相關公眾對涉案商標和域名的認識也可能隨之改變。在雙方當事人均經營電子商務的情況下,為防止消費者在今后可能出現混淆誤認,避免權利人可能受“一事不再理”規則的羈束,似可考慮責令權利在后者(本案中為被告)在其網站中附加適當的、足以使相關公眾區別商品來源的其他標識。


與《網絡域名司法解釋》的關系梳理


最高人民法院制定有《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網絡域名司法解釋》),其與前述《商標法司法解釋》的規定間的關系需進一步厘清。


(一)《網絡域名司法解釋》區分馳名商標和一般注冊商標,對其提供不同程度保護


該司法解釋第四條第二項規定,對于注冊商標調整被告域名或其主要部分與其相同或近似的行為,而馳名商標則可以延及對其的復制、模仿、翻譯或音譯;第五條第一項規定,為商業目的將他人馳名商標注冊為域名的,可以直接認定被告對該域名的注冊、使用具有惡意。《商標法司法解釋》雖未做此區分,但結合《商標法》第十三條和第四十八條,似乎也能夠為馳名商標提供更大保護。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本案中注冊商標并非馳名商標,而對馳名商標往往有提供更強保護的必要,也會使相應判斷標準進一步擴張,這也可以理解為評估混淆可能性各因素間的權重發生了變動。如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民提字第37號米其林集團總公司與李道偉、青島森麒麟輪胎有限公司、森泰達集團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中認為,米其林公司主張保護的第136402號“MICHELIN”商標于2000年6月被列入全國重點商標保護名錄,在森泰達公司、森麒麟公司成立前,該商標即具有較高的知名度,且標識的固有顯著性較強;由森泰達公司注冊、森泰達公司和森麒麟公司共同使用的域名的主要部分為“cenchelyn”,與“MICHELIN”相比,除前幾個字母“cen”和“MI”上存在差異外,兩標識后六個字母的拼寫方式高度近似,整體視覺效果較為接近,且發音相近;森泰達公司曾為米其林公司的經銷商,對米其林公司及其商標的情況應當非常了解。因此,法院認定森泰達公司、森麒麟公司在同一時期,同時使用“cenchelyn.com”作為域名,并通過該域名從事相關商品的電子商務,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構成對米其林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害。


(二)《網絡域名司法解釋》提供了防止售前混淆的保護


該司法解釋第五條第二項規定,為商業目的注冊、使用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域名,故意造成與原告提供的產品、服務或者原告網站的混淆,誤導網絡用戶訪問其網站或其他在線站點的,應當認定被告對該域名的注冊、使用具有惡意。該條規定對被訴侵權域名指向網站的內容并沒有要求,只要造成網絡用戶混淆、誤導其訪問即可,實際上為權利人提供了防止前文所述的售前混淆的保護。但需注意,這一保護往往是出于對互聯網不正當競爭中誘導訪問、惡意爭奪流量行為進行規制的目的,是通過《反不正當競爭法》而非《商標法》來實現的,與《商標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并不沖突。


(三)兩部司法解釋著眼點不同


兩部司法解釋都包含保護權利人正當合法權益、防止相關公眾誤認混淆的價值目標,但著眼點有所不同:《網絡域名司法解釋》更關注被告使用域名的正當性(包括是否具有惡意),而《商標法司法解釋》則更注重侵害商標權的傳統判斷規則。實際上兩者間存在的這一差異并非是難以調和的——商標侵權判斷標準中對相關公眾混淆可能性的評估,本就包含對被訴侵權者行為正當性的判斷。


(四)制定時間與調整范圍的差異


《網絡域名司法解釋》涵蓋了各種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調整范圍十分寬泛;《商標法司法解釋》制定在后,對網絡域名侵犯商標權進行了專門規定,確立了符合商標法理論的判斷標準。


綜上,筆者認為,在審理網絡域名侵害商標權案件時仍應以《商標法》及其司法解釋規定的判斷規則為標準,但在認定商標近似、商品類似和相關公眾混淆可能性時,需考慮互聯網環境的特殊性,關注網絡一般用戶的使用習慣和電子商務的特點;同時,在對混淆可能性尤其是標識使用的正當性進行評估時,可以適用《網絡域名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


注釋:


1 檢索時間截至本案二審判決前。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香港49选7开奖走势图 353595771一肖一码准确95 四川金7乐跨度走势图 吉林快三分析软件下载 白小组彩色一图库 双色球精选一注 广西福利彩票亿元大奖 2018开奖直播香港结果 双色球最新500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