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專利

知產訴訟中對當事人惡意拖延訴訟進程行為的規制

——評析蔣運紅訴深圳市鳥頭貿易有限責任公司與章玲玲侵害外觀設計專利一案

日期:2018-09-04 來源:知產力 作者:王媛媛 瀏覽量:
字號:

王媛媛 深圳知識產權法庭


案  情


原告蔣運紅系名稱為“手機架(適用于自行車)”、專利號為ZL201530319536.5的外觀設計專利權人,該專利穩定有效。原告蔣運紅在被告深圳市鳥頭貿易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鳥頭公司)經營的“tosuod”中店鋪中購得被控侵權產品“自行車手機支架”,并支付人民幣16.8元。該被控侵權產品的寄出地址顯示為浙江省金華市義烏市江東街道端頭2區52棟2單元302,產品及外包裝均無生產廠家信息。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專利進行比對,被控侵權產品與專利產品的整體形狀、部件完全相同。另查明,原告為本案支出公證費人民幣1600元。


被告鳥頭公司為自然人獨資有限責任公司,被告章玲玲于2015年12月1日成為被告鳥頭公司的唯一股東。二被告主張合法來源抗辯,經當庭網上查驗,被告章玲玲于2016年5月3日從案外人處購買了500個被控侵權產品,單價人民幣12元/個。該批貨物寄往浙江省金華市義務市江東街道端頭X區XX幢X單元地下室,由被告章玲玲簽收。2016年5月10日,被告章玲玲通過其支付寶支付貨款人民幣5500元。


被告章玲玲確認,被告鳥頭公司的實際經營地址、被告章玲玲的經常居住地均位于浙江省金華市義烏市江東街道端頭X區XX幢X單元XXX。被告章玲玲亦確認其本人使用的手機號碼為138XXXX312。


法院于2016年12月6日根據上述地址向被告鳥頭公司、章玲玲郵寄送達本案傳票及相關訴訟材料,司法專郵人員分別于2016年12月9日、12日上門投遞,均無人簽收,撥打138XXXX312后稱人不在義烏。法院于2017年3月15日再次根據上述地址向被告鳥頭公司、章玲玲郵寄送達本案傳票及相關訴訟材料,司法專郵人員分別于2017年3月16日、18日、20日上門投遞,均無人簽收,撥打138XXXX312亦無人接聽。在此期間,章玲玲向本院寄送了有其簽名的、落款時間為2017年2月21的《知識產權服務合同書》、落款時間為2017年4月14日的《延期審理申請書》。


本案分別于2017年4月24日、5月9日、5月31日、6月7日開庭質證和審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均按時出庭參與訴訟。2017年5月9日本案庭審結束后,二被告另行提交了新的網頁打印件,并據此主張其具有合法來源。為查明案件真實情況,2017年5月31日,本院第一次組織原、被告進行當庭上網查驗。鑒于上網查驗的內容涉及被告章玲玲的個人信息和支付寶賬號信息,而被告章玲玲未到庭參與訴訟,因此,第一次上網查驗工作未能順利完成。2017年6月7日,法院第二次組織原、被告進行當庭上網查驗,在法庭的強烈要求下,被告章玲玲首次到庭參與訴訟。


判  決


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蔣運紅享有涉案外觀設計專利。被控侵權產品與原告專利產品均系手機架,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原告專利圖片進行比對,被控侵權產品與原告涉案專利產品的結構、部件完全相同,兩者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無差異,屬相同的外觀設計,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原告涉案外觀設計專利的保護范圍。被告鳥頭公司實施了許諾銷售、銷售的侵權行為。原告并無證據證明被告鳥頭公司存在制造侵權產品的行為,且被告鳥頭公司為貿易公司,其實際經營地址位于居民樓內,不具有制造的資質和條件,原告關于被告鳥頭公司構成制造侵權的主張不能成立,不予支持。被告章玲玲作為被告鳥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唯一股東,在原告公證購買前向第三人采購了侵權產品,并支付了合理對價,且原告沒有證據證明被告鳥頭公司在購買前明知或應知被訴產品侵權,因此,認定被告鳥頭公司銷售、許諾銷售的侵權產品具有合法來源,不承擔賠償責任。


雖然被告鳥頭公司無需承擔賠償原告經濟損失的責任,但被告鳥頭公司許諾銷售、銷售侵權產品的行為已經侵犯了原告的涉案外觀設計專利,原告為了證明被告鳥頭公司的侵權事實進行了公證取證、購買侵權產品、委托律師提起本案訴訟,原告亦在訴訟請求中明確要求被告承擔維權費用,因此,原告為本案支付的合理維權費用應當由被告鳥頭公司承擔。本案中,雖然原告僅提交了1600元公證費發票,但原告已實際委托律師參與本案訴訟,且因二被告的原因,原告委托代理人先后4次出庭參與訴訟,據此,法院參照2007年1月10日開始執行的廣東省律師服務政府指導價的標準并結合本案實際情況,酌情確定原告為本案支出律師費人民幣20000元。綜上,被告鳥頭公司應當賠償原告合理維權支出共計人民幣21600元。被告章玲玲為被告鳥頭公司的唯一股東,不能證明其個人財產獨立于公司財產,應當對被告鳥頭公司的前述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遂判決如下:一、被告深圳市鳥頭貿易有限責任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蔣運紅享有的名稱為“手機架(適用于自行車)” 、專利號為ZL201530319536.5的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二、被告深圳市鳥頭貿易有限責任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蔣運紅合理維權費用共計人民幣21600元。三、被告章玲玲對被告深圳市鳥頭貿易有限責任公司的前述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四、駁回原告蔣運紅的其他訴訟請求。


評  析


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當事人濫用訴訟權利,拖延訴訟的情況屢見不鮮。例如:拒不領取應訴文書、濫用管轄權異議、無正當理由申請回避、無正當理由申請延長舉證期限等。這些訴訟拖延行為既造成了原告的訴累,也使得審判機關案件審理周期大幅度延長,難以在正常審限內結案,造成大量司法資源的浪費。鑒于現行民事訴訟法未將當事人惡意拖延訴訟的行為納入妨礙民事訴訟的行為中,無法對其采取相應的強制措施,裁判者利用民事訴訟法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對該行為進行規制便成為目前有法可依、行之有效的解決方式。


誠實信用原則不僅是民事法律的明文規定,指導當事人行使權利,履行義務,而且還具有解釋、評價和補充法律行為的功能。當立法的滯后性、局限性不能評價所有民事行為時,裁判者可以根據法律賦予的自由裁量權,適用誠實信用原則對行為進行評判。本案中,被告鳥頭公司、章玲玲完全可以通過應訴,提交抗辯證據,證明其具有合法來源,得以免除侵權賠償責任,但是二被告在訴訟伊始階段逃避司法送達、無正當理由申請延長舉證期限,在案件審理中使用證據突襲,具有明顯拖延訴訟的主觀故意,造成了審理程序遲滯和反復。反觀本案原告,積極配合法院審理工作,在訴訟中實事求是。孰是孰非,孰誠孰欺,一目了然。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在民事訴訟中踐行誠實信用原則,樹立誠信之風,應當對二被告的不誠信行為進行懲戒。


根據《專利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二被告的合法來源抗辯成立,無需賠償因侵權對原告造成的經濟損失,但是法律并未免除其承擔原告合理維權支出的民事責任,且原告亦在訴訟請求中明確要求被告承擔維權費用。雖然原告僅提交了1600元公證費發票,但是原告委托律師代理訴訟,律師費用已實際發生,二被告的不誠信行為導致原告的訴訟代理律師四次參與審理,也必定會產生一定的交通費用,最終,法院根據本案實際情況,參照廣東省律師服務政府指導價的標準,行使自由裁量權,酌情確定二被告應當連帶賠償原告合理維權支出共計人民幣21600元。


孟子曰: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孔子亦云:民無信不立。誠實信用原則不僅是基本的法律原則,也是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道德準則。一方面。民事主體在民事訴訟中應當實事求是,坦誠不欺,另一方面,司法機關也應當適用誠實信用原則,打擊民事訴訟中的拖延訴訟等不誠信行為,共同建立公正、高效的訴訟環境。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