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年度精選 > 植物新品種

2017年全國各省市法院植物新品種經典案例匯總

日期:2018-05-04 來源:各法院官網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中國十大最具研究價值知識產權裁判案例


南通市糧棉原種場與江蘇高科種業公司植物新品種追償權糾紛案


點睛


江蘇首例追償植物新品種臨時保護期使用費糾紛案件


植物新品種


一審: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6)蘇01民初396號民事判決書

一審合議庭:徐新  薛榮  龔震


二審: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7)蘇民終58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合議庭:曹美娟  羅偉明  何永宏


案例簡介


江蘇省農業科學院(簡稱江蘇農科院)系植物新品種“南粳9108”的品種權人。品種申請初審合格后,江蘇農科院授予高科種業公司獨占實施許可權并約定實施許可費(平均每年約24萬元)。品種授權后,品種權人江蘇農科院授權高科種業公司可對臨時保護期內實施的相關行為進行追償。被許可人高科種業公司發現南通原種場在“南粳9108”植物新品種權授權前擅自生產和銷售了該品種繁殖材料,故請求依法判決南通原種場向高科種業公司支付“南粳9108”水稻新品種使用費30萬元。


一審法院支持原告的訴請。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點評


植物新品種實行“早期公開、延遲審查”制度。《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設立了植物新品種臨時保護制度,明確規定在品種授權后,品種權人對臨時保護期內實施的相關行為享有追償權。但是,對于追償權如何行使、臨時保護期內實施的行為性質如何認定、費用如何確定等問題,相關法律對此均未作出明確規定。


本案確立了以下裁判規則:首先,品種權人可以依法轉讓追償權。其次,品種授權后,在臨時保護期內未經許可為商業目的生產、銷售授權品種繁殖材料的單位或個人應向品種權人支付相應的使用費。最后,臨時保護期使用費可以參照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費合理確定。但對于涉及糧食種子的新品種糾紛案件,應加大司法保護力度,不宜簡單地參照許可的方式確定,應酌情提高使用費的數額。本案探索性地確立了植物新品種追償權糾紛的裁判規則,對完善植物新品種臨時保護制度也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2017年中國法院10大知識產權案件


“博Ⅲ優”植物新品種侵權糾紛案

  

四川中正科技有限公司與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白縣農業科學研究所、王騰金、劉振卓、四川中升科技種業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7)桂民終95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博Ⅲ優273獲植物新品種權,品種權共有人為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白縣農業科學研究所(簡稱博白農科所)、王騰金、劉振卓。博ⅢA亦獲植物新品種權,系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的親本,博ⅢA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為博白農科所。2003年11月2日,博白農科所與四川中升科技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升公司)簽訂《品種使用權轉讓協議書》(即2003年協議),博白農科所將“博Ⅱ優815”、“博Ⅲ優273”的使用權轉讓給中升公司獨家使用開發。2007年11月16日,中升公司與博白農科所簽訂《協議》(即2007年協議)約定,博白農科所將博Ⅲ優9678、博Ⅱ優815的品種使用權轉讓給中升公司獨占使用開發(博Ⅱ優815僅限于廣東區域),中升公司繼續享有博Ⅲ優273的使用開發權,博白農科所不得將博Ⅲ優9678、博Ⅱ優815(只限廣東區域)的品種權轉讓或授權給第三方,否則應賠償中升公司相關損失。本協議簽訂生效后,2003年協議終止執行。2008年1月7日,博白農科所授權中升公司生產經營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博ⅢA僅用于配組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不得作其他商業用途使用。授權起止時間從2008年1月7日至2012年12月31日止。四川中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正公司)根據中升公司的授權和“2007年協議”的約定,經營博Ⅲ優9678、博Ⅱ優815及博Ⅲ優273等品種。2011年11月2日,中升公司分別致函中正公司、博白農科所,決定從2011年11月2日起終止對中正公司生產、經營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及博Ⅱ優815(已退出市場)的授權,有關品種的生產、經營權為中升公司獨占所有。中升公司享有博Ⅲ優273的開發權,博白農科所不得再向中正公司提供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及博Ⅱ優815的不育系、恢復系。博白農科所、王騰金、劉振卓、中升公司主張中正公司在2011年11月2日之后仍委托他人生產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種子的行為構成侵權,遂向法院提起訴訟。一審法院認為,中正公司的行為侵害了涉案植物新品種權,故判決中正公司停止侵權行為、消除影響并賠償經濟損失180萬元。二審法院認為,博ⅢA、博Ⅲ優273兩個植物新品種因未按規定交納年費于2013年11月1日公告終止,于2014年12月4日恢復權利;于2015年11月1日因未按規定交納年費又公告終止。一審判決認定博ⅢA、博Ⅲ優273這兩個植物新品種權仍然有效與本案事實不符,中正公司的相關上訴理由成立。對賠償數額的確定,應綜合考慮如下因素:當事人均認可的畝產量、銷售價格以及中正公司認可的生產面積;因中升公司突然中止授權而使中正公司不可避免遭受的損失;侵權持續期間;涉案植物新品種實施許可費的數額以及實施許可的種類、時間、范圍等具體情節。據此,二審法院酌定中正公司賠償博白農科所、王騰金、劉振卓、中升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40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是涉及植物新品種權保護的典型案例。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的行為司法實踐中可分為兩種類型,一是未經品種權人許可,為商業目的生產或銷售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二是未經品種權人許可,為商業目的將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重復使用于生產另一品種的繁殖材料。本案同時涉及以上兩種侵權行為的判定,在法律適用方面具有典型性。此外,植物新品種權在保護期限內有可能間歇性地處于終止狀態,這是其他類型的知識產權侵權訴訟所不具備的特殊性。本案裁判充分考慮植物新品種保護中的特殊因素,對侵權行為及賠償數額作出了正確認定,對類似案件的裁判具有規則指引意義。


2017年中國法院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例


南通市糧棉原種場與江蘇省高科種業科技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種追償權糾紛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蘇民終58號民事判決書〕


2017年甘肅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案例


甘肅華元與山西大豐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


【案情摘要】


山西大豐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豐公司)于2016年1月1日經農業部授權,取得玉米新品種“大豐30”植物新品種權。2016年7月,大豐公司發現甘肅華元神谷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元公司)在張掖市大滿鎮朱家莊村一、二、三、四社繁育玉米雜交種“大豐30”,遂申請甘肅省臨澤縣公證處到張掖市甘州區大滿鎮制種基地進行拍照、取樣、封存,并由臨澤縣公證處作出取證公證書。2016年10月31日,大豐公司申請一審法院將臨澤縣公證處取樣封存的果穗和“大豐30”玉米樣品送北京玉米種子檢測中心進行分析對比。檢驗結果為送檢樣品與“大豐30”標準樣品極近似或相同。大豐公司認為華元公司的行為侵害了其玉米新品種權,并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遂將本案訴至張掖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華元公司立即停止侵權,不得銷售已經繁育的玉米雜交種,并賠償大豐公司損失200萬元。


【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鑒于華元公司認可被控侵權地的種子系其生產,因此,根據北京玉米種子檢測中心的鑒定結果,認定華元公司在被控侵權地生產了所訴雜交種“大豐30”的行為,構成植物新品種權侵權行為。綜合考慮侵權的性質、期間、后果、侵權次數、侵權面積等因素確定經濟損失賠償額為200萬元。宣判后,華元公司不服,以公證和鑒定程序違法為由提出上訴,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根據《公證法》的規定,公證機構不按行政區劃層層設立,也沒有規定超出執業區域的公證行為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不能認為臨澤縣公證處的公證行為違反公證屬地原則而無效。關于鑒定程序,一審法院在按規定向華元公司送達了司法鑒定提示書,在一審法院明確告知的情況下華元公司并未在規定期限內就采用DNA指紋圖譜方法進行司法鑒定向法院提出書面意見,也未明確與大豐公司協商鑒定機構,故一審法院依職權委托具有鑒定資質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并無不當,在華元公司沒有提交足以推翻鑒定結論的證據的情況下,法院采信鑒定結論符合法律規定。因此,華元公司要求重新鑒定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植物新品種的培育凝聚了制種人的心血與智慧,需要耗費巨大的人力與財力,在創造出巨大的社會財富的同時,也為育種人帶來豐厚的經濟回報。近年來,我省河西地區作為中國的玉米育種基地,因為育種行業的高利潤,非法育種行為屢禁不止。當地政府不斷加大對侵權人的打擊力度,法院在該類案件的審理中,針對當事人取證難、認定侵權難、侵權人極力回避法律責任承擔的實際情況,突出維權保護,在合理范圍內加大判決賠償數額。本案的審理,法院維護了公證機關公證取證證據的法律效力,采信了專業權威機構的鑒定結論,對華元公司的侵權行為進行了認定,全部支持了原告訴請的賠償數額,有力地維護了植物新品種權人的合法利益,彰顯了法院堅決遏制侵權,有效保護權利人合法權益的決心。


2017年廣西法院知識產權十大案例


廣西博白農科所、王某某等人與四川中正科技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一案


原告博白農科所、王某某等人是水稻新品種博Ⅲ優273植物新品種權的共有人,博ⅢA系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的親本,亦獲植物新品種權,品種權人為博白農科所。博白農科所與中升公司簽訂協議,將博Ⅲ優9678品種使用權轉讓給中升公司獨占使用開發,同時中升公司享有博Ⅲ優273的使用開發權。中升公司根據該協議又授權中正公司經營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等品種,2011年11月,中升公司終止了對中正公司的授權,但中正公司仍繼續委托他人生產博Ⅲ優9678、博Ⅲ優273種子以謀取利益,博白農科所、王某某等發現后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認為,中正公司未經品種權人許可,為商業目的生產、銷售博Ⅲ優273品種,其行為侵犯了該植物新品種權;雖然博Ⅲ優9678未獲授予植物新品種權,但中正公司為商業目的未經許可,使用博ⅢA作為親本生產博Ⅲ優9678并進行銷售的行為,屬于為商業目的將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重復使用于生產另一品種的繁殖材料,其行為亦構成侵犯植物新品種權,判令中正公司賠償博白農科所等權利人40萬元。


點評

      

該案被評為“2017年全國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侵犯植物新品種權的行為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是未經品種權人許可,為商業目的生產或銷售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二是未經品種權人許可,為商業目的將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重復使用于生產另一品種的繁殖材料的。本案中,中正公司未經許可,生產、銷售博白農科所等享有的植物新品種權的博Ⅲ優273水稻種子,構成對他人植物新品種權的侵權,同時,中正公司未經權利人許可,又用博白農科所等享有的植物新品種權的博ⅢA水稻種子作為親本,生產博Ⅲ優9678水稻種子并進行銷售也構成侵權。植物新品種糾紛中,第一種侵權類型比較常見,第二種侵權類型少見,本案同時具備兩種侵權情形,具有十分典型的意義,對判定植物新品種侵權糾紛具有普遍指導意義。該案也提醒大家,不僅不能生產、銷售未經授權的植物品種繁殖材料(種子),也不能未經授權用他人享有植物品種權的繁殖材料(種子)作親本生產另一種植物品種的繁殖材料(種子)。


2017年黑龍江法院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


“墾稻12”植物新品種侵權糾紛案

???

?【案號】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黑民終520號

????

【案情簡介】

????

省農墾科學院為“墾鑒稻7號”水稻品種權人。該水稻品種在申請黑龍江省農作物品種審定時,曾使用名稱“墾稻12”。2012年1月10日,省農墾科學院將包括該品種在內的15個品種授權北大荒墾豐種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墾豐公司)獨占實施許可,許可費總計為1100萬元。另墾豐公司曾于2014年因黑龍江省育桑農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育桑公司)侵害其“墾稻12”植物新品種權起訴過育桑公司,法院于2015年另案判決育桑公司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后2016年,經育桑公司申請,綏化市北林區農業委員會向其頒發了《主要農作物種子生產許可證》,準予其生產“墾稻12”。育桑公司將其生產的“墾稻12”水稻種子向多家種子經銷店批發銷售。該水稻種子經鑒定與墾豐公司“墾稻12”為極近似品種或相同品種。

????

法院經審理認為,育桑公司未經涉案植物新品種權利人同意,申請領取“墾稻12”的種子生產許可證,生產銷售與涉案植物新品種權“墾鑒稻7號”相同的“墾稻12”水稻種子,育桑公司作為大型種業公司,重復侵權,主觀故意明顯,造成墾豐公司損失較大。據此判決育桑公司賠償墾豐公司150萬元損失。

????

【典型意義】

????

植物新品種保護對鼓勵培育和使用植物新品種,促進農業、林業健康發展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本案育桑公司未經涉案植物新品種權利人同意,在之前已經侵犯墾豐公司“墾稻12”植物新品種權的情況下,仍重復侵權,主觀惡意明顯,符合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的構成要件。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明確了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罰性賠償的適用條件,即在侵權人具有主觀惡意及重復侵權行為的情形下,可根據權利人要求判定侵權人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2017年河北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典型案例


河北法潤林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與河北省高速公路青銀管理處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


一審案號: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冀01民初39號

二審案號: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冀民終516號

案由: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

上訴人(一審原告):河北法潤林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法潤公司)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河北省高速公路青銀管理處(簡稱青銀管理處)

一審第三人:河北省林業科學研究院

 

【基本案情】


2006年國家林業局頒發植物新品種權證書,證書號為122號、品種權號為20060008,新品種名稱為“美人榆”,法潤公司有權獨立行使“美人榆”品種許可和維權行為。青銀管理處未經品種權人許可,在其高速公路中間隔離帶和高速兩側種植“美人榆”懸空球。法潤公司認為,青銀管理處在綠化中擅自大量種植“美人榆”苗木的行為屬于生產“美人榆”繁殖材料的侵權行為,不屬于“利用授權品種進行育種及其他科技活動和農民自繁自用”的合法使用行為,構成對涉案植物新品種權的侵害,遂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青銀管理處支付侵權賠償金。

 

【裁判要旨】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青銀管理處為獨立的事業單位法人,其作為實際使用者和管理者,對于其綠化帶及兩側種植使用涉案“美人榆”苗木的行為獨立承擔民事責任,并不因其經過招投標行為加以種植使用而免除責任。即使青銀管理處系經過招投標程序對涉案“美人榆”苗木加以種植使用,亦應提供其所種植“美人榆”的合法來源而未提供,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涉案“美人榆”系無性繁殖,本身即為繁殖材料,青銀管理處的這種使用行為屬于生產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的行為;青銀管理處沒有從品種權人處購買涉案“美人榆”,而擅自加以使用,損害了品種權人的利益;而這種經過招投標程序加以使用行為本身即具有商業目的,這種使用不但起到綠化、美化作用,還具有提高高速公路安全性、實用性等其他實際功能,其種植使用目的也是為了提升高速公路的整體服務水平及質量,利于增加其經濟效益,而且高速公路的運營本身亦具有商業性,這種具有商業目的的使用行為又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第二十九條規定的情形。青銀管理處在其管理的高速公路綠化帶中及兩側種植使用“美人榆”的行為侵害了涉案植物新品種權,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


【評析】


本案所涉“美人榆”系無性繁殖,本身即為繁殖材料,青銀管理處的這種使用行為屬于“生產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的行為”。青銀管理處為獨立的事業單位法人,關于其民事行為的責任承擔,在作為實際使用者和管理者的情況下,對于涉案行為應獨立承擔民事責任,并不因其具體使用方式而免除責任。


2017年河南法院知識產權十大案例


金博士種業公司訴某種子公司、河南某種業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一案

  

基本案情:“鄭單958”玉米品種種子是由母本“鄭58”與公知技術父本“昌7-2”自交系品種雜交而成。金博士種業公司享有母本“鄭58”的植物新品種權,某農科院享有“鄭單958”的植物新品種權。2010年某農科院與某種子公司簽訂協議,授權其在一定期限內、一定地域銷售、生產“鄭單958”玉米雜交種。自2011年至2014年三年內某公司共生產“鄭單958”玉米雜交種34834402公斤,某種子公司從事上述銷售、生產時未取得“鄭單958”母本“鄭58”權利人金博士種業公司許可,各方遂產生糾紛。金博士種業公司訴至法院,要求某種子公司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并要求河南某種業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后經省法院主持調解達成一致意見,某種子公司賠償金博士種業公司植物新品種權使用費2700萬元,最終調解結案。

  

典型意義:國以農為本,農以種為先,種子是農業生產中特殊的、不可替代的、最基本的生產資料。種子安全事關國家的繁榮和社會的穩定,是全社會關注的熱點。涉案的玉米新品種是我國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第一大玉米品種,其高產、穩產、抗倒、適應性強、抗病蟲害能力強、綜合性能好,其種植范圍覆蓋我國大部分地區,十幾年來一直穩居我國玉米種植量的榜首。而本案是全國第一例關于在雜交本生產過程中涉及交本和親本的關系問題,各方主體在簽訂雜交本生產許可時,前提一定要經過親本權利人的同意,否則便構成侵權,該案一審判決侵權賠償數額高達近五千萬,巨額賠償數額已經引起了理論界、實務界和媒體的廣泛關注,二審在省法院主持下,雙方調解結案,化解了矛盾糾紛。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特马绝密公式规律 山西快乐前三组选最大遗漏 3d千喜家彩开机试机号 全天时时乐骗局 新东方心经b 彩6官方下载 天恒最新时时 开奖源那里有的买 广西快三开奖直播视频app 香港赛马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