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趣味知產

滬上IP異聞錄之 “逃犯克星”演唱會的門票

日期:2019-01-16 來源:知產力 作者:袁博 瀏覽量:
字號:

在一次和朋友的聊天中,說起關于商業秘密的話題,朋友拋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即時性的商業信息構成商業秘密嗎?”看到筆者陷入迷茫,朋友舉了這樣一個詭異的例子:


張學友被戲稱為“逃犯克星”,因為警方經常能在他的演唱會上捕獲通緝犯。現在小明獲得了一張當天的價值1980元張學友演唱會門票,但是當晚他要給女友慶生,只能忍痛放棄,由于還有2小時演唱會就要開始,小明希望能原價轉出門票,但一時之間找不到接盤俠,非常著急。這時,小明的一位朋友小東出現,稱有一位張學友的鐵桿粉絲買不到票,很著急,愿意以4000元的價格收購,但小東拒絕提供該粉絲的聯系方式,除非小明能在事成后付給他2000元的報酬。那么,問題來了:小東向小明兜售的這個信息,構成商業秘密嗎?


筆者堅定的回答道:構成。朋友隨后問到:你的意思是,這個兩小時后就失去作用的及時性的單條信息,也能構成高大上的“商業秘密”?筆者再次堅定的回答:第一,商業秘密對于時間并沒有提出要求,兩小時后失效不影響它在這兩小時仍然創造某種商業價值;第二,這條信息在當時只有小東掌握,小明難以從其他渠道獲得,這說明該信息具有“秘密性”;第三,這條信息小東雖然掌握但并未到處招搖發布,說明他采取了足夠的保密措施,即該信息具有“保密性”;這條商業信息在小明選擇交易后會給小明帶來2000元的現金收入,給中介小東帶來2000元的報酬,這說明該信息具有“價值性”。聽完筆者的理由,朋友質疑道:你的意思是單一的客戶信息也可以構成商業秘密?筆者回答,巧得很,北京那邊的法院不久前就判了一個單一客戶名單的案子。


01、單一的客戶名單可以構成商業秘密


該案 [(2017)京73民終1776號] 中,被告利用在原入職公司工作的便利,獲取了與原入職公司存在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某客戶的個性化信息,包括客戶需求類型、特殊經營規律、交易習慣、交易傾向、驗收標準、利潤空間、價格承受能力等信息,之后在離職后通過關聯關系公司與該客戶公司簽訂相關技術服務合同,被法院認定為其行為構成侵犯商業秘密。該案的裁判要旨表明,即使是僅包含一個特定客戶的單一客戶名單,如果其上附著的深度客戶信息足夠豐富和具有個性化,難以從公共渠道獲得,或者正當獲得需要投入一定人力、物力和時間成本,則仍可以被判定為構成商業秘密。


由此可見,即使只有一個客戶信息,這種客戶名單仍然可能構成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商業秘密”。但是,必須指出的是,凡事不可一概而論,還存在另一種情形:客戶公司基于對公司某一個員工的信賴和對其個人能力的欣賞而與員工所在單位進行市場交易,員工離職后,客戶自愿與員工或者其所在新單位進行市場交易的(員工誠實說明已與原公司解除合同關系,但客戶仍堅持與該員工交易),除非另有約定,否則不能一概認定為員工不當利用原單位的“客戶名單”中的信息。對于這一點,最高人民法院在“海帶出口貿易機會”不正當競爭案〔(2009)民申字第1065號〕中做出了說明,


“商業機會雖然作為一種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法益,但本身并非一種法定權利,而且交易的達成并非完全取決于單方意愿而需要交易雙方的合意,因此他人可以自由參與競爭來爭奪交易機會。……利益受損方要獲得民事救濟,還必須證明競爭對手的行為具有不正當性。只有競爭對手在爭奪商業機會時不遵循誠實信用的原則,違反公認的商業道德,通過不正當的手段攫取他人可以合理預期獲得的商業機會,才為反不正當競爭法所禁止”。


所以,員工同樣有自主利用其自身的知識、經驗和技能的自由,因此離職后利用自身業務能力而贏得客戶信賴并形成競爭優勢的,除另有約定或有其他侵犯原企業的商業秘密的情節外,并不必然構成不正當競爭。


02、大數據同樣可以構成商業秘密


如果說單一客戶名單構成商業秘密屬于一種極端情況,那么大數據構成商業秘密則屬于另一種極端情況。前不久,杭州互聯網法院宣判了全國首例大數據產品不正當競爭案,該案中,原告開發、運營的涉案數據產品,是在收集網絡用戶瀏覽、搜索、收藏、交易等行為痕跡所產生的巨量原始數據基礎上,以特定的算法深度分析過濾、提煉整合并經匿名化脫敏處理后形成的預測型、指數型、統計型等衍生數據。


看罷該案,筆者想到的問題是:該案中所涉及的的一類大數據產品,可否在滿足特定條件的情況下構成商業秘密?例如,上海某大學生搞創業辦了個二手交易網,市民都可以免費注冊為用戶,但必須在平臺注冊頁面誠實的回答兩個問題,第一,最想買什么,第二,最后悔買了什么。那么,這個辦網創業同學通過管理后臺掌握的這些大數據,如果進行了保密處理,筆者認為,可以構成商業秘密。因為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形成的大數據,實際上揭示了足夠數量的二手商品的潛在的銷售者和購買者,只要經過二手平臺的從中推介(例如,將后悔買某款平板電腦的一方聯系方式推薦給很想買某款平板電腦的一方),就可以啟動海量的交易關系,三方(買方、賣方、二手平臺)都可以獲得自己想要的經濟利益。由此可見,此類商業大數據信息,只要二手交易平臺注意保密,完全符合商業秘密關于秘密性、保密性和價值性的法定構成要求。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