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網絡知產 > 著作權

網絡影視版權保護如何升級

日期:2018-05-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彭波 瀏覽量:
字號:

海量的資源、豐富的渠道、便捷的操作,使互聯網一度成為盜版影視作品泛濫傳播的重災區。


不過,隨著近年來有關部門對侵權盜版行為打擊力度的不斷加大,網絡版權保護環境正在改善,越來越多的人主動加入到“支持正版、打擊盜版”的隊伍中來。


尊重版權良好氛圍逐步形成


今年4月26日是第十八個“世界知識產權日”。國家版權局聯合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在這一天公布了“2017年度全國打擊侵權盜版十大案件”,其中一起案件就與網絡盜版影視有關。


根據權利人投訴線索,天津市公安部門對“吉吉影院”網侵犯著作權案進行調查。經查,自2014年6月起,秦某向胡某租賃服務器,設立“吉吉影院”網,未經權利人許可向公眾提供近7萬部影視作品侵權鏈接,日均訪問量10萬人次,涉案金額4000余萬元,通過廣告聯盟非法獲利近100萬元。


2017年8月,天津市南開區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權罪,判處秦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40萬元;判處胡某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2萬元。


這是國家版權局等四部門聯合開展的“劍網2017”專項行動中打擊網絡影視侵權盜版涉案金額最大的案件之一。迄今為止,旨在打擊網絡侵權盜版的“劍網”行動已經連續開展了13年,力度逐年升級。來自國家版權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的專項行動共關閉侵權盜版網站2554個,刪除侵權盜版鏈接71萬條,立案調查網絡侵權盜版案件543件,會同公安部門查辦刑事案件57件、涉案金額達1.07億元。查辦大案要案的數量和處罰力度空前,顯示打擊知識產權犯罪的高壓態勢已經形成。


嚴厲打擊的直接成果,就是“片源越來越難找了”。有網友表示,以前網上有許多資源,甚至有些還在影院上映的影片也能在網上找到,“但這兩年明顯難多了,經常訪問的網站關了一批又一批。”


“目前,我國已經建立了符合中國國情又與國際規則相銜接的版權法律制度體系,版權社會服務水平不斷提升,版權執法監管力度不斷加大,尊重版權的良好氛圍正在逐步形成。”在日前召開的2018中國網絡版權保護大會上,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司長于慈珂表示。


隨著網絡版權保護力度不斷加大,我國網絡版權市場迎來了從流量經濟向內容經濟的結構性轉變。《2017中國網絡視聽研究發展報告》顯示,在我國網絡視頻用戶持續增加的背景下,用戶視頻付費意識已經養成,2017年,視頻網站付費會員總數達1.7億人次。“為正版內容付費”,逐漸成為網絡視頻用戶的主流選擇。


網絡侵權增加了監管和打擊難度


從最早的盜版光盤到層出不窮的“字幕組”,再到遍地開花的網盤……短短10多年間,影視侵權形式換了一撥又一撥,都與技術的更新迭代緊密相關。


“目前,影視侵權主陣地已經從盜版光盤轉移到了互聯網傳播,盜版資源分布在網盤、空間、內容聚合型平臺等各個地方,其中侵權最嚴重的就是‘三無網站’。這些‘三無網站’沒有任何資質,也不向網民收取任何費用,獲利渠道主要是通過廣告聯盟。”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對這些“三無網站”打擊、維權的難點,就在于這些網站沒有登記備案,也沒有聯系方式,有的甚至服務器都不在國內,“如果僅僅是關停域名,并不能徹底解決問題。打擊最有效的辦法是斷絕它們的資金來源,即斷絕廣告聯盟的收入,但這還存在爭議。”


白云山是北京海淀區檢察院知識產權案件檢察部檢察官,近年來辦理了多起網絡視頻侵權案件。她發現,隨著互聯網技術的不斷發展,網絡影視侵權盜版逐漸呈現“去中心化”的特征,即從以往利用單一的網絡平臺,如電商平臺、網頁等方式,逐漸向利用多平臺領域相互關聯作用實施侵權行為。


“比如云盤空間正逐步取代傳統網站,成為侵權資源的存儲空間。行為人通過云存儲平臺存儲侵權資源,通過發送鏈接,或者在電子商務平臺銷售激活碼等方式,讓用戶自行從云盤中提取盜版作品。”白云山說。


網絡侵權的新特點、新情況增加了監管和打擊的難度。“由于侵權人發布侵權信息的平臺并不固定,在鎖定侵權人方面存在相當難度。此外,網絡服務商應當承擔怎樣的責任,法律上還沒有明確規定,這也給打擊利用云平臺侵權行為造成了不利影響。”白云山說。


《2017年中國網絡版權保護年度報告》中也提出,隨著技術發展和商業模式演進,新型侵權形態層出不窮,給網絡版權執法帶來困難。以網盤侵權為例,侵權入口、播放器、內容存儲均由不同主體各自提供,按照現行著作權法律體系追責比較困難,需要充分利用新技術、新手段,提高監管的精準度和有效度,構建網絡版權維權的司法、行政對接平臺,實現訴訟維權與行政執法的有效對接,才能逐步破解這一版權保護難題。


提升司法打擊盜版力度


司法是保護知識產權最有力的武器。如何提升司法打擊盜版力度、用好法律武器,是司法機關需要著力研究的課題。


在朱巍看來,目前網絡影視侵權的違法成本還太低,“一個非法資源一個星期的點擊量有時候就能高達幾百萬次,從中獲取的廣告收益遠遠超過可能需要賠償的金額。”然而,目前對于侵權盜版的處罰力度并不算重,法律所起到的威懾力度也有限。


“應當盡快在著作權法中加入懲罰性賠償制度,并在司法實踐中體現損害賠償數額與侵權行為情節相適應,使司法實踐與嚴厲打擊侵害知識產權行為的需求相適應。”朱巍表示,在互聯網著作權領域還應加大適用訴前禁令制度的適用范圍,盡量減少侵權造成的損害范圍。


此外,網絡影視侵權盜版的新動向也需要相關部門盡早著手研究。“我們發現,目前不少網絡視頻網站都存在用戶將影視劇切割成短視頻片段后上傳的現象,還有些用戶利用剪輯、配音等手段,對影視劇片段再度創作,這些行為是否涉嫌侵權還需要在實踐中予以研究,并明晰法律認定。”白云山表示,希望司法機關能及時推出一批典型案例,充分發揮案例的指引作用和示范作用,明晰法律認定和證據標準,既有利于司法機關統一辦案標準,也有利于加強全社會的版權保護意識。


有關專家表示,影視作品是典型的“注意力經濟”,既需要快速有效的傳播渠道,又需要強勁有力的版權保護。在互聯網不斷催生出新經濟、新業態的當下,只有全社會協同努力,創新版權保護的方法,升級作品保護的思路和機制,才能實現保護版權與提升傳播價值的雙贏。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上海先四福利彩票开奖 推荐一款智能手机 六肖中特期期准134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金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 绝对四码期′期100准 英国5分彩开奖号码 白小姐的开奖现场 快3下载ios 湖北今日快三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