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年度精選 > 綜合案例

2018年知識產權十大熱點案件

日期:2019-01-10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抖音伙拍視頻之爭,一審判決并未侵權


2018年12月26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公開宣判了其掛牌成立后受理的第一起案件--“抖音短視頻”訴“伙拍小視頻”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一案。法院認定被告百度公司不應對手機軟件用戶的侵權行為承擔相關責任,駁回原告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微播視界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微播視界公司訴稱,“抖音短視頻”平臺上發布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由創作者“黑臉V”獨立創作完成,應作為作品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原告對于該短視頻享有獨家排他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被告未經原告許可,擅自將上述短視頻在其擁有并運營的“伙拍小視頻”上傳播并提供下載服務,侵犯了原告對“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據此,微博視界公司將百度公司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05萬元。


針對原告的起訴,百度公司辯稱,“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不具有獨創性,不構成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伙拍小視頻手機軟件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被控侵權短視頻是網民自行上傳的,百度公司已經依法履行了法律規定的提示和管理義務,并在收到原告的有效投訴后,及時進行了刪除處理,不存在過錯,不應當承擔民事責任,故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北京互聯網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在涉案視頻創作性認定方面,應考慮如下因素:一是視頻長短與創作性的判定沒有必然聯系,客觀而言,視頻時間過短,有可能很難形成獨創性表達,但有些視頻雖然不長,卻能較為完整地表達制作者的思想感情,則具備成為作品的可能性,在此情形下,視頻越短,其創作難度越高,具備創作性的可能性越大;二是該短視頻構成了一個有機統一的視聽整體,其中包含了制作者多方面的智力勞動,具有創作性。雖然該短視頻是在已有素材的基礎上進行創作,但其編排、選擇及呈現給觀眾的效果,與其他用戶的短視頻完全不同,體現了制作者的個性化表達。因此,法院認定“我想對你說”短視頻具備著作權法的獨創性要求,構成類電影作品。


如果百度公司僅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其行為是否構成侵權,應否承擔責任?北京互聯網法院經審理認為,百度公司在收到有效投訴后,刪除被控侵權短視頻的行為在合理期限內。現有證據無法證明被告對于被控侵權短視頻是否侵權存在明知或應知的主觀過錯,且在收到原告的通知后,被告及時刪除了被控侵權短視頻,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不構成侵權行為,不應承擔相關責任。


綜上,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原告微播視界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截至發稿時,該案仍在上訴期內。


點評


該案對短視頻是否構成類電影作品、“通知-刪除”規則的適用原則等確立了裁判標準,對于今后類似案件的審理具有借鑒意義。比如,短視頻是否構成類電影作品的認定規則包括:視頻的長短與創作性的判定沒有必然聯系;在給定主題和素材的情形下,其創作空間受到一定的限制,體現出創作性難度較高;短視頻帶給觀眾的精神享受可以作為短視頻具有創作性的考慮因素。“通知-刪除”規則的適用原則包括:應本著誠實和真誠的態度,最大化的發揮規則的善意;原告在能夠隨時獲取公開投訴渠道的情況下,應當按照最經濟、最直接的方式進行維權;作為平臺服務的提供者,僅依賴“避風港原則”是不夠的,被告有責任通過更加積極有效的管理履行平臺義務。


共享領域糾紛不斷,來電街電訴訟有果


共享充電寶領域兩大頭部企業的專利戰終于告一段落。2018年12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北京高院)就深圳來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來電科技)起訴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街電科技)侵犯兩件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案分別作出終審判決,均維持一審判決,認定街電科技侵權成立,須在30日內停止使用侵權產品,共計賠償來電科技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200萬元。


2017年3月,來電科技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訴訟稱,湖南海翼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為安克創新股份有限公司)、街電科技共同侵犯其持有的“移動電源租用設備及充電夾緊裝置”(專利號:ZL201520847953.1)和“吸納式充電裝置”(專利號:ZL201520103318.2)兩件實用新型專利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200萬元。


2017年7月6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針對來電科技的證據保全申請作出民事裁定,查封、扣押街電科技的相關產品。街電科技申請復議,但被駁回。街電科技提出的管轄權異議亦被法院駁回。


與此同時,街電科技針對兩件涉案專利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下稱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專利復審委員會經審理作出審查決定,在權利要求2、3、6、7及權利要求8、9引用權利要求2、3、6、7的技術方案的基礎上繼續維持“移動電源租用設備及充電夾緊裝置”實用新型專利權有效;在權利要求4、9、10的基礎上維持“吸納式充電裝置”實用新型專利權有效。


2018年3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上述兩起案進行了開庭審理,隨后作出一審判決,判令街電科技立即停止制造涉案產品,在30日內停止使用該產品并賠償來電科技共計200萬元。街電科技、來電科技均不服該判決,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訴。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兩起案件的二審期間,來電科技起訴街電科技和永旺夢樂城(廣東)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永旺夢樂城)侵犯“移動電源租用設備及充電夾緊裝置”(專利號:ZL201520847953.1)和“吸納式充電裝置”(專利號:ZL201520103318.2)實用新型專利權,訴訟過程中,來電科技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交了訴中禁令申請。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查支持了來電科技的訴中禁令請求,要求街電科技收到裁定書之日起停止制造、使用涉嫌侵犯來電科技持有的“吸納式充電裝置”和“移動電源租用設備及充電夾緊裝置”專利權的相關產品;永旺夢樂城停止使用涉嫌侵權產品。


2018年12月,北京高院對街電科技提起的上述兩起上訴案件作出終審判決,駁回雙方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與此同時,來電公司訴街電科技、永旺夢樂城侵犯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兩案已于同月在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開庭審理。


至此,街電科技、來電科技之間的專利戰暫時告一段落。


點評


2018年,共享充電寶企業在歷經資本熱潮的野蠻生長后,行業逐漸回歸冷靜。隨著來電街電專利戰的落幕,作為共享充電寶領域的頭部企業,雙方專利之爭的結果或將引發行業格局再度發生變化。共享充電寶行業由于產品近似程度較高,且技術門檻相對較低,未來只有那些提前布局、擁有核心專利儲備的企業才有可能從中突圍,真正笑到最后。


擅自使用NBA元素,游戲公司被判侵權


因認為成都藍飛互娛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藍飛公司)、青島零線互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零線公司)以及廣州暢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暢悅公司)上線運營的“萌卡籃球”游戲使用了NBA現役球員、退役球員、主教練、管理層的卡通形象、姓名、綽號等多項NBA識別要素,其行為不僅涉嫌構成商標侵權,還涉嫌侵犯NBA特征識別庫所享有的財產權益,構成不正當競爭,美商NBA產物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美商公司)、上海蛙撲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蛙撲公司)將三被告共同起訴至廣州知識產權法院。


2018年5月5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三被告構成侵權,依法判令其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兩原告經濟損失等300萬元。三被告不服,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廣東高院)提起上訴。不久前,廣東高院就該上訴案作出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原判。


美商公司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起訴稱,經過70余年的發展和運營,NBA聯賽已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籃球比賽之一。美商公司為NBA知識產權、集體肖像權、無形財產權的持有方,同時,就NBA集體形象享有集體肖像權,對NBA特征識別庫享有民事權益。基于原告美商公司的授權許可,蛙撲公司有權在手機NBA游戲中使用NBA標識、NBA集體肖像權、NBA特征識別庫,并有權禁止他人未經許可使用上述NBA標識、NBA集體肖像權、NBA特征識別庫等。三被告開發、運營的萌卡籃球游戲使用多名NBA現役球員、退役球員、主教練、管理層的卡通形象、姓名、綽號等,涉嫌侵犯美商公司所享有的NBA集體肖像權,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等。


藍飛公司、零線公司共同辯稱,首先,原告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NBA是馳名商標,也不能證明本案有認定該馳名商標的必要性;其次,原告所主張的NBA特征識別庫不屬于法律保護的對象等。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美國職業籃球聯盟(NBA聯盟)是NBA聯賽的創辦者和組織者,經過幾十年的發展,NBA聯賽在世界范圍內都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這種極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歸根到底來源于美國職業籃球聯盟的巨額投入和誠實經營。NBA識別元素商品化實現的商業利益正是這種投入和經營的結果,美國職業籃球聯盟的投入和經營理應得到法律的肯定,故NBA識別元素商品化壟斷使用實現的利益是法律保護的民事利益,應由美國職業籃球聯盟享有。萌卡籃球游戲使用NBA識別元素,屬于對這些元素的商品化使用。該行為并未得到美商公司許可,屬于搭別人知名度便車,構成對二原告的不正當競爭等。


三被告不服一審判決,向廣東高院提起上訴。廣東高院在作出的二審判決中維持了一審原判。


點評


作為全球知名籃球賽事,NBA聯賽可謂家喻戶曉,不少公司希望獲得授權開發周邊產品。也正因如此,會有個別企業因擅自將NBA球星形象進行卡通化而吃上官司。因NBA聯賽具有廣泛知名度且該案一審與二審均認定包括NBA球星形象在內的NBA集體形象構成商品化權益,擅自在游戲中將其進行卡通化使用,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相關法律問題較為新穎,頗具典型性。


聲音商標訴訟有果,QQ聲音準予注冊


2018年下半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北京高院)就上訴人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商標評審委員會)與被上訴人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之間的商標駁回復審行政糾紛案作出二審判決,認定QQ提示音在指定使用的服務項目上能夠起到標識服務來源的功能,騰訊公司申請注冊的“嘀嘀嘀嘀嘀嘀”聲音商標(下稱訴爭商標)具有顯著性,準予注冊。據悉,該案二審判決已經生效。


1999年2月,在QQ誕生之初,連續6下“嘀”聲就作為新消息的提示音。2014年5月1日,我國修改后的商標法正式將聲音納入可注冊商標范圍,同年5月4日,騰訊公司就訴爭商標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商標局)提出商標注冊申請。


2015年8月11日,商標局以“訴爭商標由簡單、普通的音調或旋律組成,在指定使用項目上缺乏顯著性”為由駁回了騰訊公司的申請。隨后,騰訊公司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申請。2016年4月18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駁回復審決定書,認為QQ軟件享有知名度,但訴爭商標中“嘀嘀嘀嘀嘀嘀”聲音僅為軟件包含的標識某一功能的聲音,該聲音較為簡單,缺乏獨創性,指定使用在電視播放、信息傳送等服務項目上缺乏商標應有的顯著特征,難以起到區分服務來源的作用。據此,商標評審委員會駁回了騰訊公司的商標復審申請。


騰訊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后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訴爭商標的聲音整體上在其指定使用的服務項目上已經起到了標識服務來源的功能,遂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被訴決定。


商標評審委員會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訴。北京高院經審理認為,“嘀嘀嘀嘀嘀嘀”聲音通過在QQ上的長期持續使用,具備了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并認同一審法院認定申請商標在與QQ相關的服務上具備了商標注冊所需的顯著特征。


據此,北京高院維持一審判決,并對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予以初步審定。


點評


聲音商標納入我國商標法保護的時間并不算長,2013年商標法進行修改后,聲音作為識別商品和服務來源的標識列入其中,對聲音商標的顯著性審查也在不斷探索中。該案是我國新商標法將聲音納入可申請注冊商標的范圍以來首例聲音商標申請駁回復審行政訴訟案,對于聲音商標的保護以及此類案件的審理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網絡侵權逐漸增多,電子存證作用顯現


一直處于風口的區塊鏈技術能在知識產權訴訟中發揮什么作用?在2018年的多起知識產權訴訟中,區塊鏈充當了“證人”的角色。


2017年11月,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文在線)發現,北京京東叁佰陸拾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京東商務公司)在其經營的“京東閱讀”手機APP中提供《每個午夜都住著一個詭故事》等4部作品(下稱涉案作品)的在線付費閱讀。2018年3月,中文在線就京東商務公司侵犯其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訴至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下稱東城法院),請求法院判令京東商務公司賠償經濟損失24萬余元,并承擔該案的訴訟費。法院經審理認為,由于中文在線提交了通過第三方電子存證平臺固定的對“京東閱讀”內容進行錄屏的電子數據,且相關數據在生成、儲存方法以及保持內容完整性方法等方面較為可靠,其真實性予以確認,認定京東商務公司在其經營的涉案APP中提供了4部涉案作品的在線閱讀服務,侵犯了中文在線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故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京東商務公司的行為構成侵權,判令京東商務公司賠償中文在線經濟損失11萬余元。隨后,京東商務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已提起上訴。


此外,2018年,杭州華泰一媒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華泰一媒公司)發現深圳市道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道同科技公司)未經授權轉載了其文字作品和攝影作品,涉嫌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遂將其起訴至杭州互聯網法院,請求法院判令道同科技公司賠償經濟損失等。該案與普通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不同的是,華泰一媒公司通過第三方存證平臺,進行了侵權網頁的自動抓取及侵權頁面的源碼識別,并將上述兩項內容上傳至Factom區塊鏈和比特幣區塊鏈中。杭州互聯網法院認定華泰一媒公司提交的區塊鏈電子證據具有法律效力,并于2018年6月28日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道同科技公司侵權成立,并賠償華泰一媒公司經濟損失4000元。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點評


區塊鏈電子存證就是把證據保存在區塊鏈上,具體來說,就是一份證據信息被同時保存在多個節點上,除非針對超過半數或所有節點上的信息進行修改,否則很難被篡改。同時,區塊鏈電子存證業務操作模式簡單、成本較低、數據可靠性高,權利人在侵權發生時可以利用區塊鏈電子存證平臺進行即時證據保全。但是,目前,我國第三方云平臺通過區塊鏈技術進行存證還面臨諸多困難,今后,產業鏈各方應從多個方面進行完善。


玉米品種招致爭議,二審判賠數千萬元


2018年7月,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河南高院)就河南金博士種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博士公司)訴北京德農種業有限公司(下稱德農公司)及河南省農業科學院(下稱河南省農科院)侵犯“鄭58”植物新品種權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德農公司構成侵權,判令其賠償金博士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4952萬元。2018年11月13日,德農公司的母公司萬向德農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該案已于2018年11月12日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審開庭,尚待最高人民法院判決。


2000年5月12日,河南省滎陽市飛龍種子有限公司向原農業部提交了名為“鄭58”(品種權號:CNA20000028.4)的植物新品種權申請,并于2002年1月獲得授權。2008年12月,該植物新品種權被轉讓給了金博士公司。2000年8月,在“鄭58”提交植物新品種權申請不久,河南省農科院糧食作物研究所向原農業部提交了由“鄭58”與“昌7-2”雜交而成的名為“鄭單958”(品種權號:CNA20000053.5)的植物新品種權申請,并于2002年1月獲得授權。隨后,河南省農科院成為“鄭單958”品種權人。


2010年4月28日,河南省農科院許可德農公司銷售“鄭單958”玉米雜交種,許可日期為2010年7月2日至2016年12月31日,許可費用為2000萬元。金博士公司認為,德農公司未與其協商,簽訂“鄭58”品種的有償許可使用合同,未取得該品種的合法使用權。隨后,德農公司回函表示,德農公司自2001年以來始終享有“鄭58”的許可使用權,并不存在侵權問題。


在溝通無果后,2014年8月,金博士公司以侵犯植物新品種權為由,將德農公司及河南農科院起訴至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鄭州中院),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4952萬余元。


2015年,鄭州中院作出一審判決,判令德農公司賠償金博士公司經濟損失等4952萬元,河南省農科院在300萬元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隨后,德農公司與河南省農科院不服,上訴至河南高院。


隨后,河南高院維持了一審判決。


點評


近年來,我國因侵犯植物新品種權而引發的侵權糾紛屢見不鮮,從司法實踐來看,在大部分案件中,權利人所獲賠償額相對較低,該案的高額判賠具有積極意義。有專家表示,侵權賠償額較低的原因,一方面在于權利人的植物新品種保護意識較為薄弱,另一方面在于涉及的侵權主體多為中小微企業,且侵權形式較為復雜,給權利人維權、取證等帶來不小的困難。對此,有專家建議,要加強植物新品種的保護,一是要從制度上著手,進一步完善相應的法律法規;二是加強行政和司法保護的有效聯動。


涼茶品牌再起瓜葛,引發社會高度關注


2018年7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廣東高院)就廣州醫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藥集團)起訴廣東加多寶飲料食品有限公司、浙江加多寶飲料有限公司、加多寶(中國)飲料有限公司等六公司(以下統稱加多寶公司)侵犯“王老吉”商標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加多寶公司在與廣藥集團相關協議屆滿后,繼續使用“王老吉”商標的行為既無法律依據,亦無合同依據,此舉構成侵權,加多寶公司需賠償廣藥集團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14.4億余元。


2014年5月7日,廣藥集團以商標侵權為由將加多寶公司起訴至廣東高院。廣藥集團起訴稱,其系“王老吉”注冊商標所有權人。2000年5月2日,廣藥集團與加多寶公司的母公司香港鴻道(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鴻道集團)簽訂了《商標許可協議》,同意鴻道集團在我國內地使用“王老吉”商標,為期10年,即至2010年5月1日止。其后,雙方于2002年、2003年先后簽署《“王老吉”商標許可補充協議》和《關于“王老吉”商標使用許可合同的補充協議》兩份補充協議,將許可期限延至2020年5月1日。但上述兩份補充協議系以非法手段行賄取得,已被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裁定無效。廣藥集團發現,加多寶公司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擅自使用“王老吉”商標,侵犯了廣藥集團的合法權益。六被告彼此配合,共同侵權,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在廣東高院受理該案后,加多寶公司提出管轄權異議。2014年8月4日,廣東高院作出民事裁定,駁回加多寶公司提出的管轄權異議。加多寶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4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維持原裁定。


2015年2月15日,加多寶公司針對廣藥集團的起訴向廣東高院提起反訴。同年4月13日,廣東高院作出民事裁定,裁定對加多寶公司的反訴不予受理。加多寶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5年10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維持廣東高院的裁定。


2018年7月,廣東高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加多寶公司侵犯了廣藥集團商標權。


隨后,加多寶公司發布公告稱,不服該一審判決,并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點評


作為國內涼茶市場的兩大巨頭,在從商業伙伴變為競爭對手之后,雙方所涉知識產權糾紛不斷、涉訴金額巨大,引發了社會關注。對此,有觀點指出,雙方應本著相互諒解、合理避讓的精神,善意履行判決,秉持企業應有的社會責任,珍視經營成果,尊重消費者信賴,以誠實、守信、規范的市場行為,為民族品牌做大做強,為消費者提供更加優質的產品而努力。


高通蘋果糾紛升級,蘋果手機或遭禁售


2018年底,我國和德國法院的兩項禁售令使高通公司與蘋果公司的專利糾紛再度升級,蘋果手機在中國和德國市場同時遭遇禁售危機。


2018年11月30日,我國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福州中院)支持了高通公司針對蘋果公司4家中國子公司提出的兩項訴中臨時禁令,要求他們立即停止針對高通公司兩件專利的侵權行為,包括在中國進口、銷售和許諾銷售未經授權的產品等。相關產品包括iPhone6S、iPhone6S Plus、iPhone7、iPhone7 Plus、iPhone8、iPhone8 Plus和iPhoneX。據悉,所涉的兩件專利之前已經在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程序中被認定有效。


2018年12月14日,蘋果公司發布聲明稱:“Apple在世界各地的運營都遵守法律,公司始終遵守各地的法規和法律決定。雖然本案中的兩件專利僅涉及非主要手機用途功能,但為解決任何可能的出于對公司合規性的擔憂,公司會為中國的iPhone用戶發布一個軟件更新。目前,公司已向福州法院提出復議申請,請求其闡明并重新考慮他們的決定。”


高通公司代理律師蔣洪義表示:“蘋果公司采取的軟件更新措施不影響禁令的執行。禁令是禁止蘋果公司在中國的相關主體進口以及銷售被禁型號的蘋果手機,而蘋果公司于2018年12月18日向中國用戶推送iOS12.1.2的軟件更新行為,針對的則是用戶已經購買的、在用的蘋果手機,這部分手機并不是禁令的對象。”


2018年12月20日,高通公司宣布,德國慕尼黑地區法院認定蘋果公司侵犯高通公司一件與降低智能手機功耗有關的專利權,并授予了高通公司所請求的永久禁令,要求蘋果公司停止在德國銷售、許諾銷售和進口銷售侵權的手機產品。


據悉,此次糾紛涉及的專利技術提供了降低功率放大器功耗的方法,使設備能更加高效地使用能源,延長智能手機的待機時間。該判決覆蓋蘋果手機所有具備侵權功能的型號,并適用于蘋果公司在歐盟的實體和美國蘋果公司。在高通公司提供了金額與該判決在上訴后被推翻或者改判的情況下可能對蘋果公司導致的潛在損失相當的擔保后,該判決將可以立即執行。


對于該判決,蘋果公司在發布的聲明中表示:“我們當然對這一判決感到失望,并計劃上訴。在上訴過程中,iPhone7和iPhone8將暫停在德國的15家Apple Store零售店供貨。我們所有零售店都將繼續銷售iPhoneXS、iPhoneXS Max和iPhoneXR。”


2019年1月3日,美國高通公司宣布,為了執行法院判決,其已經按要求向德國慕尼黑地區法院提交了13.4億歐元擔保金。


點評


隨著智能手機廠商的不斷增多和市場逐漸飽和,智能手機行業的利潤空間受到壓縮,但該行業的專利許可費并未減少,這就導致手機制造商和專利許可方之間開始出現矛盾,高通公司與蘋果公司的專利訴訟便是此種情形。對于蘋果公司而言,高通公司儲備了大量標準必要專利和非標準必要專利,這些專利是蘋果公司很難繞開的;對于高通公司而言,蘋果公司是其專利許可的主要對象之一,如果雙方繼續纏斗下去,雙方利益可能都會受損,并最終損害消費者的利益。


華為三星紛爭繼續,專利訴訟或成常態


2018年1月11日,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深圳中院)針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下稱華為公司)起訴三星公司等五被告專利侵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判決三星公司停止侵犯華為公司的兩件涉案4G標準必要專利權,這意味著三星公司的4G手機在我國面臨禁售風險。


2016年5月25日,華為公司在中國和美國同時針對三星公司提起專利訴訟。華為公司起訴稱,三星公司侵犯了其專利權,且在與三星公司的談判代表人,也就是其控股公司韓國三星電子株式會社進行標準必要專利交叉許可談判時,三星公司未遵循FRAND(公平、合理、無歧視)原則,具有明顯過錯,請求法院判令三星公司立即停止侵權行為。


三星公司辯稱,其沒有侵犯華為公司的專利權,華為公司在標準必要專利許可談判中沒有盡到公平、合理、無歧視的義務,請求法院駁回華為公司的訴訟請求。


深圳中院根據在案證據,經審理后認為,三星公司在我國生產、銷售4G智能終端產品,一定會使用華為公司的兩件涉案標準必要專利,侵犯了華為公司的專利權。此外,2011年7月至今,華為公司與三星公司的標準必要專利交叉許可談判已經進行了6年多,華為公司在談判過程中無明顯過錯,符合FRAND原則;而三星公司在談判過程中,在程序和實體方面均存在明顯過錯,違反FRAND原則。


據此,深圳中院判決三星公司停止侵犯華為公司的兩件涉案4G標準必要專利權,判決生效后,雙方仍可以實施專利交叉許可談判,如果雙方達成協議,或原告同意不執行停止侵權的判項,法院予以允許。


針對深圳中院的一審判決,三星公司已提起上訴,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除了專利訴訟外,華為公司與三星公司在專利無效方面還有諸多糾紛。2018年4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結原告三星公司與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下稱專利復審委員會),以及第三人華為公司、惠州三星電子有限公司、天津三星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發明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案,維持華為公司的涉案專利權(專利號:ZL201010104157.0)有效。目前,三星公司和華為公司均不服,已提起上訴,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據悉,華為公司與三星公司的此次行政訴訟源于一起專利侵權訴訟。2016年6月27日,華為公司以專利侵權為由,將制造、銷售、許諾銷售移動終端產品的三星公司等五被告共同起訴至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泉州中院),請求法院判令三星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8050萬元。


泉州中院一審認定20余款三星移動終端產品侵犯了涉案專利權,判決三星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華為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8050萬元。隨后,華為公司和三星公司均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福建高院)提起上訴。福建高院經審理后作出判決,除對停止侵權部分進行部分調整外,其他均維持一審判決。


點評


不管是華為公司還是三星公司,雙方互訴的最終目的并非是單純追求賠償數額,而是為了搶占更多市場份額。專利訴訟是雙方商業競爭的延伸,華為公司與三星公司都是智能手機領域的行業巨頭,也是專利巨頭,雙方的專利戰有可能會出現暫時的息訴議和,但在更多時候,雙方為了爭奪市場利益,專利戰可能會成為常態。


迪奧香水引發訴訟,商標申請終獲支持


2018年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了克里斯蒂昂迪奧爾香料公司(下稱迪奧爾公司)與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商標評審委員會)商標駁回復審行政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認為,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被訴決定有違行政程序正當性的原則,且可能損害行政相對人合理的期待利益,一審、二審法院對此未予糾正的作法不當。最高人民法院遂判決撤銷一審、二審判決,并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針對涉案商標作出復審決定。


2014年8月,迪奧爾公司針對“真我”香水瓶提交了國際商標注冊申請。之后,根據《商標國際注冊馬德里協定》《商標國際注冊馬德里協定有關議定書》的相關規定,迪奧爾公司通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國際局(下稱國際局),向澳大利亞、丹麥、芬蘭、英國、中國等提出領土延伸保護申請。


2015年7月13日,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商標局)向國際局發出申請商標的駁回通知書,以申請商標缺乏顯著性為由,駁回全部指定商品在中國的領土延伸保護申請。迪奧爾公司不服,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申請,但并未得到商標評審委員會的支持。


隨后,迪奧爾公司提起行政訴訟,認為迪奧爾公司已經在國際注冊程序中明確,申請商標為指定顏色的三維立體商標,而非商標行政管理部門作為審查基礎的普通商標,故被訴決定作出的審查基礎明顯有誤。此外,申請商標設計獨特并已在中國市場進行了廣泛的宣傳、使用,也在多個國家獲得商標注冊,故其在中國的領土延伸保護申請應當獲得核準。一審、二審法院均未支持迪奧爾公司的主張。迪奧爾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


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商標局并未如實記載迪奧爾公司在國際注冊程序中對商標類型作出的聲明,且在未給予迪奧爾公司合理補正機會,并欠缺當事人請求與事實依據的情況下,逕行將申請商標類型變更為普通商標,并作出不利于迪奧爾公司的審查結論。商標評審委員會應當對申請商標指定中國的領土延伸保護申請重新審查。


據此,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撤銷一審、二審判決,并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針對涉案商標作出復審決定。


點評


該案涉及立體商標,而且屬于基于國際注冊在我國獲得領土延伸保護的案例。該案通過為國際商標申請人提供及時有效的司法救濟,全面保護了境外當事人的合法權利,充分彰顯了我國平等保護中外權利人合法利益的精神,體現了及時救濟和全面保護權利的精神,對于宣傳我國知識產權保護成果,努力將我國法院打造成當事人信賴的國際知識產權爭端解決“優選地”,大有裨益。


(內容由本報記者 馮飛 姜旭 鄭斯亮 實習記者 張彬彬采寫)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49选7走势图 香港王中王水心高手论坛 时时彩人工免费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快乐十分看号技巧天津 时时口诀5带出0或9 广东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管家婆一肖100 浙江快乐12投注 上海快3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