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年度精選 > 綜合案例

2018年浦東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佳案例

日期:2019-04-11 來源:上海浦東法院公眾號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浦東法院2018年度十佳知產案例


1.二三四五訴金山毒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惡意篡改用戶瀏覽器主頁劫持流量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2.《使命召喚》著作權、商標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電影名稱正當性使用的司法判定


3.知名網絡游戲《龍之谷》著作權侵權糾紛案——未經授權使用網絡游戲元素的著作權侵權判定


4.電商平臺未盡注意義務侵害“呷哺呷哺”商標權糾紛案——電子商務平臺商標審查注意義務的界定


5.“貝兒多爸々の泡芙工房”商標侵權糾紛案——比例原則在商標侵權判定中的適用


6.擅自使用知名展會名稱“ChinaJoy”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擅自將他人展會名稱作為關鍵詞搜索行為性質的司法判定


7.知名社交平臺“美篇”商業詆毀糾紛案——商業詆毀糾紛中網絡服務提供商責任的認定


8.“電視貓”視頻聚合軟件不正當競爭糾紛訴前禁令案——視頻聚合軟件不正當競爭糾紛中訴前行為保全的適用


9..山寨“喜茶”經營者不服浦東知產局商標行政處罰案——“過罰相當”原則在知識產權行政訴訟中的運用


10.假冒“歐萊雅”注冊商標商品犯罪系列案——嚴格保護原則在涉人身健康類商標犯罪中的適用


1、二三四五訴金山毒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惡意篡改用戶瀏覽器主頁劫持流量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推薦理由】


在“流量為王”的時代,流量已經成為互聯網企業的核心競爭力。而爭奪用戶流量的首選渠道就是占據更多的瀏覽器主頁。安全類軟件在計算機系統中擁有優先權限,經營者對該種特權的運用應當審慎,對終端用戶及其他服務提供者的干預行為應以“實現功能所必需”為前提。安全類軟件經營者以保障計算機系統安全為名,通過虛假彈窗、恐嚇彈窗等方式擅自變更或誘導用戶變更其瀏覽器主頁,從而不正當地搶奪流量利益,不僅損害了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也侵害了終端用戶的知情權與選擇權,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故本案判決認定惡意篡改用戶瀏覽器主頁劫持流量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該判決為互聯網行業的流量之爭厘清了行為邊界,對確立互聯網正當競爭秩序提供了有價值的規則指引。 


【案情】


原告上海二三四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二三四五公司)。
被告北京獵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獵豹網絡公司)。
被告北京獵豹移動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獵豹移動公司)。
被告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下稱金山公司)。


原告二三四五公司系2345網址導航、2345王牌瀏覽器的經營者,其中2345網址導航在中國網址導航市場中排名前列。三被告共同開發和運營金山毒霸軟件。二三四五公司主張,三被告在毒霸軟件安裝、運行、升級和卸載等各個環節利用多種不同技術手段,擅自將用戶瀏覽器中設定的2345網址導航主頁劫持為毒霸網址大全。同時,三被告還針對原告經營的2345瀏覽器與其他瀏覽器實施了區別對待行為。上述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二三四五公司請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并消除影響。三被告辯稱獵豹網絡公司、獵豹移動公司不是本案適格被告,金山毒霸軟件在運行過程中不存在流量劫持,不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原告也不存在巨大損失。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三被告共同經營了金山毒霸,均為適格被告,應共同對通過金山毒霸所實施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三被告作為安全軟件以及與原告經營的一般終端軟件具有直接競爭關系軟件的經營者,在發揮安全軟件正常功能時未采取必要且合理的方式,超出合理限度實施了干預其他軟件運行的行為。三被告利用網絡用戶對其作為安全軟件經營者的信任,或未告知用戶,或通過虛假彈窗、恐嚇彈窗變更用戶瀏覽器主頁,直接侵害了網絡用戶的知情權和選擇權,在非法獲利的同時亦使原告的合法權益及良好商譽受到實際損害。此外,三被告在通過金山毒霸軟件變更網絡用戶瀏覽器主頁過程中實施的區別對待行為,會使網絡用戶對不同瀏覽器的使用體驗產生差異,不正當地影響原告經營的2345瀏覽器的用戶體驗和評價。綜上,三被告的競爭行為不僅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還違反了平等競爭的原則。故判決三被告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消除影響,并賠償二三四五公司經濟損失300萬元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13,060元。三被告均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號:(2016)滬0115民初5555號

合議庭:宮曉艷(審判長)、楊捷(審判員)、孫寶祥(人民陪審員)


2、《使命召喚》著作權、商標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電影名稱正當性使用的司法判定


【推薦理由】


文學藝術創作鼓勵自由表達。電影名稱通常短小精煉,是對電影內容的高度概括,公眾有利用相同的名稱創作不同電影作品的自由。即使電影名稱被注冊為商標,也不能阻止他人正當使用與其相同的電影名稱,否則將造成不合理的壟斷。但文學創作的自由也有邊界,不正當地使用他人作品名稱仍可能構成侵權。網絡游戲與影視劇雖處于不同領域,但在消費對象上有極大的重合。有一定影響的網絡游戲名稱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使命召喚》是原告知名游戲的名稱,涉案電影英文名稱《THE GUNMAN》原譯名為《狙擊槍手》,上映前被更名為《使命召喚》。被告的涉案宣傳行為表明其使用具有搭便車的主觀故意,并造成了混淆。故其“使命召喚”作為電影名稱屬于對原告知名游戲名稱的不正當使用,構成不正當競爭。


【案情】


原告動視出版公司(Activision Publishing,Inc.)(下稱動視公司)。
被告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華夏公司)。
被告長影集團譯制片制作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長影公司)。
被告上海聚力傳媒技術有限公司(下稱聚力公司)。


原告動視公司開發《CALL OF DUTY》游戲。該游戲于2003年開始在美國發售,并于2012年7月獨家授權騰訊在中國運營網絡游戲《CALL OF DUTY Online》,中文名稱為《“使命召喚”在線》。2013年底,原告于第9類計算機游戲軟件及第41類電影制作等上分別注冊了“使命召喚”商標。由被告長影公司翻譯、被告華夏公司具有境內影院發行放映權的電影《使命召喚》(The Gunman)于2015年9月18日在國內上映。原告認為,各被告未經許可,將“使命召喚”商標用作電影的中文名稱,侵害了原告的商標權。涉案電影的海報和預告片中使用“使命召喚”藝術漢字的行為,構成對原告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侵害。擅自將原告知名系列游戲的中文名稱用作涉案電影中文名稱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被告在《使命召喚》官方微博中宣傳的內容構成虛假宣傳。故訴請判令:各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華夏公司及長影公司刊登聲明,消除影響;華夏公司及長影公司連帶賠償原告損失200萬元及合理費用70萬元。被告華夏公司辯稱,“使命召喚”不是作為商標使用,不構成商標侵權。涉案游戲沒有知名度,電影發行和放映與游戲產品屬于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不構成不正當競爭。被告長影公司辯稱:其譯制的片名為《狙擊槍手》,公映時改名為《使命召喚》,長影公司并不知情。被告聚力公司辯稱,其經案外人合法授權在互聯網進行傳播,不應承擔相關責任。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電影在電影海報及預告片中使用了與原告完全相同的“使命召喚”美術字,并在網絡上傳播,侵害了原告對其美術作品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原告注冊商標的權利范圍不能延及電影名稱的使用,被告華夏公司使用“使命召喚”作為電影名稱并未侵害原告對“使命召喚”享有的商標權。游戲與影視劇均已成為版權生態鏈條中的重要環節。華夏公司將涉案電影更名為“使命召喚”并非是一種巧合,且已經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和誤認,屬于攀附原告知名游戲商譽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綜上,判決被告華夏公司停止侵權行為、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30萬元及合理開支30萬元。被告華夏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案號:(2016)滬0115民初29964號

合議庭:倪紅霞(審判長)、葉菊芬(審判員)、李加平(人民陪審員)


3、知名網絡游戲《龍之谷》著作權侵權糾紛案——未經授權使用網絡游戲元素的著作權侵權判定


【推薦理由】


在文化創意產業中,從文字作品到網絡游戲制作再到電影攝制等,多種形態的產業共生形成了一個生態鏈條。本案涉及電影制作使用網絡游戲元素的著作權侵權問題,判決在確定被控侵權電影是否侵犯網絡游戲著作權時,基于接觸加實質性相似的原則,認定涉案電影使用了與知名網游《龍之谷》實質性相似的人物形象或場景,從而構成著作權侵權。本案判決有利于明晰文化創意領域跨界產業深度融合的規則,有利于促進版權生態經濟的有序健康發展。


【案情】


原告上海數龍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數龍公司)。
被告蘇州米粒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米粒公司)。


數龍公司擁有網絡游戲《龍之谷》在中國大陸的運營、發行等相關著作財產權、商標權及獨立維權等權利。2012年5月8日,在數龍公司知曉的情況下,數龍公司的關聯公司藍沙公司與米粒公司簽訂《龍之谷》宣傳電影制作和推廣合同,授權米粒公司以網絡游戲《龍之谷》為藍本拍攝三部電影,授權期間為2007年11月30日至2020年3月24日。三部電影最遲發行時間為2015年8月,若需延期需得到藍沙公司許可。合同簽訂后,米粒公司根據上述合同改編拍攝的第一部電影《龍之谷:破曉騎兵》于2014年7月上映。因米粒公司的違約行為,藍沙公司于2015年11月向米粒公司發送律師函,表示終止與米粒公司的合作關系。但數龍公司發現米粒公司作為電影出品方于2016年8月上映的電影《精靈王座》中,大量使用了《龍之谷》游戲中的美術作品。故訴請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00萬元。被告辯稱電影《精靈王座》已去除了《龍之谷》游戲元素。該電影中的美術作品均為被告原創,與原告主張的美術作品不構成近似。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于2015年11月發送給被告的律師函中明確表示了終止與被告的合作關系,停止對被告授權的意思表示。被告在收到律師函后三個月內未向法院提起訴訟,因此合同權利義務已終止。2015年11月收到律師函后,被告已無權使用《龍之谷》游戲相關要素拍攝和宣傳推廣涉案電影。涉案電影中的女主角莉雅、鐵師傅和部分城堡使用了與原告游戲實質性相似的人物形象或場景,而原告游戲中對應的角色或場景結構復雜、造型獨特,具有很高的獨創性和藝術價值,能夠作為我國著作權法的美術作品予以保護。且原告與被告曾就涉案游戲改編電影進行過合作,被告于授權終止后仍使用涉案侵權人物形象或場景,具有明顯的侵權故意。根據“接觸加實質性相似”的判斷原則,被告的行為構成對原告作品著作權的侵犯。法院遂判決米粒公司停止侵權,賠償數龍公司經濟損失35萬元、合理費用53000元。判決后,米粒公司提起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案號:(2016)滬0115民初82169號

合議庭:杜靈燕(審判長)、張毅(審判員)、孫寶祥(人民陪審員)


4、電商平臺未盡注意義務侵害“呷哺呷哺”商標權糾紛案——電子商務平臺商標審查注意義務的界定


【推薦理由】


電子商務平臺經濟是自貿區重點發展領域。加強電商平臺知識產權保護,合理規制電商平臺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是自貿區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重要內容。在涉案電商平臺被控侵犯知識產權糾紛的審理中,法院以被控侵權信息發布頁面的特征為基礎,結合網站的介紹、后臺信息等因素,對該網絡平臺的服務模式進行了審查界定,并在此基礎上明確其審查注意義務。法院認為,特定領域的專業信息平臺經營者應盡到比一般綜合性信息發布平臺經營者更高的注意義務。本案被告未盡到與其經營模式相匹配的注意義務,其行為構成商標幫助侵權。該案在過錯審查標準上提出的裁判規則,力圖推動電商平臺經營者強化與其經營模式相匹配的注意義務,有利于促進電商平臺經濟的健康有序發展。


【案情】


原告呷哺呷哺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福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呷哺呷哺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在餐館等服務上享有“呷哺呷哺”等商標權,用于經營連鎖火鍋。2013年到2016年間原告獲得了業內的多個獎項。被告上海福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全球加盟網”的經營者,該網站介紹其系信息發布平臺,為企業提供品牌宣傳等服務。企業注冊用戶可免費發布加盟信息,付費會員可享受更多服務。個人注冊用戶可享受咨詢、提供創業建議等服務。在百度搜索“呷哺呷哺加盟”后有被告網站的鏈接,進入被告網站的加盟信息頁面,可見多處使用了“呷脯呷哺”文字,并列明了該加盟項目的介紹、姓名、注冊日期等信息,并顯示“已審核”。被告收到訴訟材料后將該加盟信息刪除。原告訴稱:被告在其經營的加盟網上假冒原告的名義進行加盟宣傳欺騙公眾,侵害了原告的商標權。被告辯稱:其網站是加盟信息發布平臺,涉案項目信息系注冊用戶發布,且對“呷脯呷哺”的使用屬非商標性使用。被告就涉案信息盡到了謹慎的注意義務,不知道也沒有合理理由知道涉案網頁的存在,收到訴訟材料后就刪除了信息,不構成侵權。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網站加盟信息的發布未經過原告許可,屬于在相同服務上使用與原告相近似商標的行為,易引起相關公眾混淆,構成商標侵權。從被告網站的經營模式、網頁的具體內容、網站后臺信息等方面綜合判斷,涉案加盟信息確系由被告網站的注冊用戶發布。但作為專業信息發布平臺的經營者,被告應盡到比綜合性信息發布平臺經營者更高的注意義務,采取必要的措施就發布者身份及品牌權屬、授權狀況進行適度審查。本案原告商標在其經營領域具有較高知名度,而被告在對涉案加盟信息發布主體是否具備營業執照、是否為其所發布品牌的所有者或被許可使用人等均未做任何審核的情況下,對相關信息發布予以審核通過。由此可見,其對品牌加盟信息可能涉及的侵權并未予以應有注意。同時,被告還為其提供了一定的推廣服務,為涉案侵權行為提供了進一步幫助。故被告并未盡到與其經營模式相匹配的注意義務,其行為構成《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的商標幫助侵權行為,依法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消除影響等侵權責任。但鑒于被控侵權行為已停止,判決停止侵權已無必要,遂判決被告賠償原告10萬元,并在其網站首頁刊登聲明消除影響。判決后,被告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號:(2017)滬0115民初7804號

合議庭:倪紅霞(審判長)、葉菊芬(審判員)、李加平(人民陪審員)


5、“貝兒多爸々の泡芙工房”商標侵權糾紛案——比例原則在商標侵權判定中的適用


【推薦理由】


在商標侵權判定過程中,注冊商標的保護強度與其顯著性、知名度、使用范圍、相關公眾的認知度等相適應,應當堅持“比例協調”的基本原則,以是否造成相關公眾混淆為根本標準。在判斷混淆可能性時,對于使用時間較長、已建立一定市場聲譽并形成相關公眾群體的訴爭商標,應將保護在先商業標識與維護市場秩序相協調。本案中,基于原告涉案商標的知名度不高、使用范圍狹窄、相關公眾的認知度有限,在被訴侵權標識使用在先、附加識別性較強的老人頭圖像足以達到消除混淆的情況下,法院對原告主張兩被告構成商標侵權進而要求停止使用被訴侵權標識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該案判決充分尊重了相關公眾已在客觀上將相關商業標識區別開來的市場實際,有利于維護穩定的市場秩序和法制化營商環境。


【案情】


原告胡東偉。
被告上海浦東張楊第一食品商店有限公司(下稱第一食品公司)。
被告上海麥好穗食品有限公司(下稱麥好穗公司)。


原告胡東偉系第9667934號“貝兒多爸爸的泡芙工房”文字商標(以下簡稱涉案商標)的所有權人,該商標申請日期為2011年7月1日,核準注冊日期為2012年8月7日。案外人株式會社麥之穗系第11274516號商標;第3733480、3733481號商標 “貝兒多爸々”文字商標;第3140944號商標“”權利人。2003年,案外人株式會社麥之穗授權美味優(香港)有限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麥之穗(上海)食品有限公司在中國香港、大陸地區發展“貝兒多爸々”“Beard Papa”泡芙品牌的特許加盟店及設立直營店,并于2006年7月1日起在上海市南京西路等地方開設了多家店招為的泡芙店鋪。后株式會社麥之穗與美味優(香港)有限公司因發生糾紛解除合同并于2012年9月1日與被告麥好穗公司簽訂《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將上述被訴侵權商標授權被告麥好穗公司有償、非獨占地使用。后被告麥好穗公司與被告第一食品公司簽訂協議,共同在上海市張楊路店鋪內經營泡芙的加工、制作、銷售。該店鋪店招上有“貝兒多爸々の泡芙工房”的字樣,另一側懸掛老人頭圖像標識,文字與圖像均為黃色。原告認為兩被告的行為構成侵害商標權。兩被告辯稱其對被訴侵權標識的使用屬于在先使用,且二者不構成混淆 ,請求駁回全部訴請。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兩被告提供的服務與涉案商標核定的服務類似。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商標二作為文字商標從整體比對來看構成近似。但被訴侵權標識的使用時間遠早于涉案商標的申請、注冊及使用日期;被訴侵權標識字體較為特別且附加使用了顯著性較強的老人頭圖像,該頭像與被訴侵權標識結合起來,具有較高的辨識度,不易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此外,被訴侵權標識的使用具有合理理由,并無侵權故意。綜上,判決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判決作出后,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案號:(2018)滬0115民初12706號

合議庭:宮曉艷(審判長)、姜廣瑞(審判員)、李加平(人民陪審員)


6、擅自使用知名展會名稱“ChinaJoy”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擅自將他人展會名稱作為關鍵詞搜索行為性質的司法判定


【推薦理由】


展會經濟因其具有較大的產業帶動效益,受到各方高度重視。展會知識產權保護對展會經濟的促進和發展至關重要,也是當前知識產權保護倍受關注的重點領域。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是在全球數碼互動娛樂領域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展會,“ChinaJoy”系其簡稱,該簡稱在數碼娛樂領域具有較大知名度。而網絡關鍵詞搜索是推廣鏈接能否取得預期成效的關鍵,也是吸引相關公眾點擊鏈接的重要途徑。本案判決認定,被告為了推廣自己的同類展會,未經許可擅自將“chinajoy”作為百度搜索推廣關鍵詞并在搜索結果中顯示,該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本案從關鍵詞搜索的行為性質出發,分析了涉案競爭行為的不正當性及其損害,對網絡環境下展會名稱的知識產權保護具有積極意義。


【案情】


原告上海漢威信恒展覽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漢威公司)。
被告東莞禮德展覽有限公司(下稱東莞禮德公司)。


2004年至2012年期間,原告上海漢威公司的關聯公司北京漢威信恒展覽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漢威公司)是歷屆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的主辦單位。自2013年起,原告成為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的主辦單位。北京漢威公司以“ChinaJoy”作為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的簡稱,原告繼續沿用該簡稱,媒體也將“ChinaJoy”指代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官方網站的域名為chinajoy.net。


2017年,被告東莞禮德公司為了推廣其主辦的全球泛娛樂互動博覽會,將“chinajoy”作為百度搜索推廣關鍵詞,并在百度搜索結果的展示標題中標注“chinajoy全球泛娛樂互動博覽會將于11月24日在珠海隆重開幕”字樣。此后,2017年全球泛娛樂互動博覽會因故取消。


原告向法院起訴稱,被告擅自使用原告知名展會名稱“ChinaJoy”,誤導公眾,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及合理開支32,000元。被告辯稱,原告請求保護的標識“ChinaJoy”根據商標法的規定,不能注冊為商標,也不能認定為知名服務特有名稱,原告的訴訟請求無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法院予以駁回。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2004年至2017年期間,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已連續舉辦了十五屆,該展會在相關公眾中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經過長期使用,相關公眾已將“ChinaJoy”作為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的英文名稱,屬于知名服務特有名稱。被告主辦的展會和原告主辦的展會屬于同類展會,被告為推廣自己主辦的展會,擅自使用“chinajoy”標識,誤導相關公眾,構成不正當競爭。法院判決:被告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50,000元及合理開支32,000元;被告在其網站刊登聲明,消除影響。判決后,被告提起上訴,因其未繳納上訴費,上海知識產權法院裁定按撤回上訴處理。


案號:(2017)滬0115民初65454號

合議庭:宮曉艷(審判長)、邵勛(審判員)、李加平(人民陪審員)


7、知名社交平臺“美篇”商業詆毀糾紛案——商業詆毀糾紛中網絡服務提供商責任的認定


【推薦理由】


網絡平臺為信息的發布和交流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合理確定平臺的注意義務,對平臺經濟的良性發展和網絡市場的有序競爭意義重大。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商業詆毀行為的,受害方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商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商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應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本案中,原告向被告發出合法有效通知,被告在應當知曉侵害行為之后仍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故應對擴大損失部分承擔責任。本案判決明確了在商業詆毀案件中網絡服務提供商幫助侵害行為的認定,對明確網絡服務提供商責任,促進互聯網市場競爭秩序健康發展有積極作用。


【案情】


原告開德阜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
被告南京藍鯨人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從事各類PPR水管及配件的銷售,于2002年2月在第17類塑料管等商品上注冊“潔水”商標。2017年5月之前,原告與百安居保持合作關系。同年6月1日,出于正常的商業戰略考量,雙方終止合作關系。2017年6月26日,一篇名為《百安居建材連鎖超市全面下架“潔水”牌水管》的文章出現于被告經營的美篇網上,稱“上海、蘇州、南京等地百安居建材超市‘潔水’牌水管已遭到全面下架”“存在品牌標識打印不清晰、絲口嚴重注塑包覆等重大質量問題”。原告于2017年7月1日向被告發送律師函要求刪除文章,于8月10 日再次發送郵件致被告,提供其有權就涉案文章侵權事宜處理的授權材料。兩份函件均提供鏈接。但被告并未采取行動。原告訴稱,被告作為美篇網經營者,其行為構成商業詆毀,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50萬元。被告辯稱,原、被告不存在競爭關系。涉案文章為用戶自行發布并承擔責任。原告從未以書面或向被告投訴郵箱發送過通知。被告及時刪除了涉案帖子和對內容相同的帖子,完全盡到了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義務。故被告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


首先,涉案文章構成對原告企業商譽及商品商譽的詆毀。根據原告提供的證據,其與百安居終止合作關系的原因并非產品質量問題。“潔水”水管還被生效文書認定為知名商品。涉案文章向公眾傳達潔水水管存在質量問題,構成商業詆毀。


其次,原告在其2017年8月10日發送的郵件中,提供了其處理涉案文章侵權事宜的授權、相關文章的侵權網頁或者鏈接地址,這些信息足以使被告找到相關文章,原告發送的通知符合法律規定,為合法有效的通知。


第三,被告在接到原告通知后,未采取任何措施,導致涉案文章兩次發布在其網站,給原告造成非常不良的影響。故被告應就8月10日之后網絡用戶兩次發布文章的行為承擔幫助侵權責任。法院遂判決被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萬元、合理費用15000元。判決后,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號:(2017)滬0115民初66271號

合議庭:杜靈燕(審判長)、袁田(審判員)、孫寶祥(人民陪審員)


8、"電視貓”視頻聚合軟件不正當競爭糾紛訴前禁令案——視頻聚合軟件不正當競爭糾紛中訴前行為保全的適用


【推薦理由】


本案系全國首例視頻聚合軟件不正當競爭糾紛訴前禁令案。視頻聚合軟件系通過抓取第三方服務器中的視頻內容,為用戶提供多來源、集合性視頻服務的產品。涉案“電視貓”視頻聚合軟件在鏈接播放來源于申請人的視頻內容時采取技術手段,繞開片前廣告,取得競爭優勢,侵害了申請人合法的經營模式。針對涉案訴前禁令申請,法院從申請人具有勝訴可能性、不采取保全措施會對申請人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采取保全措施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三方面分析,認定申請人的請求具有事實基礎和法律依據,最終裁定被申請人在訴前立即停止相關行為,及時有效地保護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案情】


申請人優酷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下稱優酷公司)。
被申請人上海千杉網絡技術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千杉公司)。


優酷公司運營的優酷網是國內領先的在線視頻平臺,其每年斥巨資購買正版視頻內容在優酷網上供用戶觀看或下載,并通過在視頻播放前、暫停時以及在播放頁面周邊投放廣告以收取廣告費、或者付費會員服務(免廣告)、或者對特定視頻單獨收費等三種模式來實現盈利目的。千杉公司研發和運營的電視貓視頻軟件是一款視頻聚合軟件,主要向智能電視用戶提供視頻點播服務。申請人認為,電視貓視頻軟件通過技術手段獲得了只能由申請人后臺服務程序才能生成的特定密鑰key值,該行為破壞了申請人的技術保護措施,非法盜取了申請人的視頻存儲鏈接,最終實現了以屏蔽申請人片前廣告、暫停廣告的形式向電視貓視頻用戶提供優酷網視頻內容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若不及時制止該行為,將給申請人造成無可挽回的重大損失,故在訴前申請責令被申請人立即停止實施該不正當競爭行為,并提交了優酷網上600余部作品的權屬證據以及電視貓視頻軟件播放上述作品時相關行為的證據材料。同時以6,600萬元的財產保全責任險合同的方式提供了擔保。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查認為:


首先,電視貓視頻軟件及優酷網均向消費者提供視頻播放服務,兩者具有直接競爭關系。被申請人的上述行為實質上是將優酷網視頻內容與申請人設置的與視頻內容共同播放的片前廣告、視頻暫停時廣告相分離,足以使既不愿意觀看廣告也不愿意支付申請人相應費用的消費者轉而使用電視貓視頻軟件,被申請人此行為損害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因此,被申請人的行為有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


其次,優酷網系國內領先的在線視頻平臺,電視貓視頻軟件也擁有大量用戶,若不及時制止上述被控侵權行為,可能對申請人的競爭優勢、市場份額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


最后,采取保全措施不會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且申請人已提供有效擔保。綜上,申請人的申請符合作出訴前行為保全的條件。


據此,法院裁定被申請人立即停止在經營的電視貓視頻軟件鏈接播放來源于優酷網視頻時繞開申請人在優酷網設置的片前廣告、視頻暫停時廣告的行為。該裁定書向雙方當事人送達后,被申請人未提出復議,且積極履行裁定,主動在電視貓視頻軟件中斷開了涉案的600余部影視作品的鏈接,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


案號:(2018)滬0115行保1號

合議庭:宮曉艷(審判長)、楊捷(審判員)、姜廣瑞(審判員)


9、山寨“喜茶”經營者不服浦東知產局商標行政處罰案——“過罰相當”原則在知識產權行政訴訟中的適用


【推薦理由】


伴隨網絡經濟的成長,在“網紅店”加盟層出不窮的同時,也出現了山寨品牌現象。本案系因山寨“喜茶”經營者不服浦東知產局商標行政處罰引發的知產行政訴訟,是上海探索專利商標版權行政“三合一”改革后受理的首例行政案件。法院在案件審理中充分發揮司法主導作用,結合《行政處罰法》的條文精神,以過罰相當為原則作出裁判,依法支持行政機關積極履職,切實維護知識產權行政管理秩序,有力促進了知識產權行政保護。本案裁判同時也提示加盟商在從事相關經營前,應當對許可方的相關資質、經營資源的合法性審慎核查。本案判決對于凈化市場經營秩序、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具有積極意義。


【案情】


原告陳某甲、陳某乙、汪某某。
被告上海市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下稱浦東知產局)。
第三人深圳美西西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浦東知識產權局于2017年12月15日向原告陳某甲、陳某乙、汪某某分別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第三人美西西餐飲公司注冊有第19122315號“”、第13595312號“”商標,核定使用服務均為第43類咖啡館、茶館、飯店等。三原告共同投資經營奶茶店,在其店招、店內宣傳橫幅、價目表以及奶茶杯上均標有“”字樣。三原告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其店招、店內宣傳橫幅、價目表以及奶茶杯上均標有“”字樣,與商標權利人注冊商標近似,且使用在同種服務上,容易導致混淆。三原告的上述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故責令三原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并各處罰款4,000元。陳某甲、陳某乙、汪某某分別向法院起訴稱:被控侵權標識是由凱之美餐飲公司授權三原告使用,凱之美餐飲公司收取了原告加盟費用并頒發授權書,原告沒有主觀侵權故意,且使用時間僅一個月,沒有造成危害后果,應不予行政處罰。因此,被告作出的被訴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應予撤銷。請求法院判決撤銷被訴決定,免除三原告的罰款責任。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該三起案件的爭議焦點是被告針對三案原告的商標侵權行為所作出的行政處罰在法律適用方面是否正確,處罰金額是否合法。


首先,《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第二款所規定的不予處罰,是某一行政違法行為不具有行政處罰的可罰性要求因而不予處罰。三原告的行為尚未同時滿足“違法行為輕微”“及時糾正”和“沒有造成危害后果”這三個要件。


其次,被告對原告作出的處罰金額合法適當。三原告系各出資1/3開設店鋪,從店鋪正式對外營業至被查處時的營業額為1.2萬元,被訴決定根據該情況,以三人的投資比例、收益分成比例為依據,認定三原告的違法經營額分別為總額的1/3即0.4萬元,從而作出相應的行政處罰與法不悖,亦未違反《行政處罰法》第四條規定的處罰相當原則。


綜上分別判決駁回三名原告的訴訟請求。判決現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號:(2018)滬0115行初373號-375號

合議庭:金民珍(審判長)、倪紅霞(審判員)、陸光怡(審判員)


10、假冒“歐萊雅”注冊商標商品犯罪系列案——嚴格保護原則在涉人身健康類商標犯罪中的適用


【推薦理由】


本系列案系涉知名化妝品“歐萊雅”商標的知產刑事案件,多名被告人共同合謀,合作分工,在原材料供給、產品研制和生產、成品運輸、銷售等環節都有專人負責,涉及假冒注冊商標犯罪的“產、供、銷”多環節,涉案金額達270余萬元。法院系列判決著眼于“全鏈條”把控,對犯罪的各個環節、不同分工的被告人違法事實進行全面審查,并根據具體分工和犯罪情節,對被告人全部處以實刑并處罰金,嚴厲打擊假冒注冊商標犯罪行為,切實維護了商標市場秩序和權利人合法利益,保障了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安全。


【案情】


公訴機關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王某等8人。


“歐萊雅”文字商標經我國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注冊,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3類:化妝品,用于面上、身體上及手上的雪花膏、乳液,美容護膚洗劑、美容護膚凝膠等商品,且均在商標注冊有效期內。2016年6月,被告人王某為謀取非法利益,與馬某、龐某、張某共謀后,未經上述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由馬某提供上述歐萊雅品牌的香精,由龐某私自研制與歐萊雅化妝品成分相同的化妝品半成品,并雇傭他人進行批量生產,再由李某甲、李某乙(另行處理)將生產好的半成品運至山東省巨野縣張經民處,由張某雇傭他人進行灌裝做成成品。后再由李某甲、李某乙將成品運至被告人王某在上海市浦東新區華東路666號富眾鋼材市場租賃的倉庫,由王某陸續雇傭被告人狄某、王某、孫某進行分裝后對外銷售。2017年6月15日,公安人員從被告人龐某、王某、張某、李某處查獲數量不等的侵權商品。同日,被告人王某、狄某、王某、孫某被偵查人員抓獲,到案后均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


【裁判】


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王某等違反商標管理法規,未經注冊商標“L′OREAL 歐萊雅”所有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其中被告人王某、馬某、龐某、張某為主犯,其他人為從犯。為實現對本系列案件中各環節的精準把控,法院將8名被告人分別立案處理,以確保各環節被告人可以得到公正、合理的審判。法院根據被告人王某等人的犯罪情節、社會危害性、認罪悔罪態度等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8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四年至一年六個月不等(由于各被告人主觀惡性較大,情節特別嚴重,已經嚴重侵犯了商標權人的商標權,故各被告人均未適用緩刑),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到二萬元不等,違法所得予以追繳,并對扣押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商業標識及原料、作案工具予以沒收。本判決現已生效。


案號:(2017)滬0115刑初4436號、(2017)滬0115刑初4439號、(2017)滬0115刑初4441號、(2017)滬0115刑初4443號

合議庭:倪紅霞審判團隊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快乐十分常出号码组合 重庆快乐十分彩开奖 四川时时爱乐 快乐十分计算方法 老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第36期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上海时时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统计 推荐公式规律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