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專利

大連海橋公司訴寬城京峰公司侵害懸浮式干式磁選機發明專利案一審判決書

日期:2019-01-23 來源: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5)石民五初字第00216號

原告:大連海橋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振宇,該公司執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張金梅,系該公司技術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徐新明,北京市銘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沈陽順達重礦機械制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桂蓮,系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孫國山,遼寧張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寬城京峰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谷英杰,系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張憲偉,系該公司工程師。

委托代理人:楊濱,系沈陽科威專利代理有限責任公司專利代理人。

 

原告大連海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連海橋公司)與被告沈陽順達重礦機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沈陽順達公司)、被告寬城京峰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寬城京峰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大連海橋公司委托代理人張金梅、徐新明,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委托代理人孫國山,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委托代理人張憲偉、楊濱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大連海橋公司訴稱,鐵嶺市陸平糧油倉儲設備廠(以下簡稱鐵嶺陸平設備廠)研發的懸浮式干式磁選機提出發明專利申請并獲得授權,專利號為201010272769.0。經陸平設備廠授權,原告對上述專利享有獨占實施權利,許可期限自專利申請日起至專利期限屆滿之日止,許可地域范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懸浮式干式磁選機極大地提高了鐵礦石選礦質量和效率,受到用戶一直好評。原告在第二被告的車間發現了 6臺涉嫌侵犯上述專利權的懸浮式干式磁選機。機器上的銘牌顯示該設備是由第一被告生產的。第一被告以明顯低于原告市場售價的價格向第二被告銷售侵權設備,導致原告市場份額嚴重縮小,給原告造成巨大經濟損失。第二被告明知第一被告制造銷售的懸浮式干式磁選機是侵犯他人專利權的產品,仍然購買該侵權產品用于生產經營,構成侵權。


被告制造銷售使用侵權產品的行為,侵犯了原告對上述專利的獨占許可使用權。請求判令被告沈陽順達公司立即停止生產和銷售、被告寬城京峰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被控侵權設備,兩被告連帶賠償原告損失420萬元和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13萬元,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在《金屬礦山》雜志上向原告賠禮道歉,兩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被告沈陽順達公司辯稱,第一被告沒有生產銷售原告所訴侵權產品,第二被告使用的設備不是第一被告生產、銷售的,原告要求賠償420萬元沒有事實依據。第一被告保留向第二被告起訴要求承擔侵犯第一被告名稱及商標權的權利。


請求駁回原告對第一被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辯稱,被控侵權產品是該公司委托個人自行研制、加工的設備,有許多該公司的新設計。根據專利侵權判定的全面覆蓋原則和等同原則判定,通過被控“磁選機”產品與原告的專利權利保護范圍進行全面比對,被告的磁選機產品有四項主要結構特征與原告專利權所保護的結構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而且被告這四項結構特征所產生的技術進步是顯而易見的。被訴侵權技術方案的技術特征與權利要求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相比,缺少權利要求記載的一個或多個技術特征,或者有一個或一個以上技術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應當認定其沒有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因此,被告的磁選機產品不侵犯原告的專利權,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各方當事人舉證、質證及本院對證據的分析認定情況如下:


原告大連海橋公司向本院提供5份證據:1、發明專利證書;2、專利年費交費憑證;3、專利權獨占許可授權聲明,用于證明原告有權依據上述發明專利權對被告的侵權行為提起訴訟;4、公證書,用于證明兩被告生產、銷售、使用6臺侵權產品,構成侵權;5、維權合理支出的費用發票,用于證明原告為維權支出了合理費用,應由被告承擔。

 

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向本院提供1份證據:沈陽市遼沈絲印標牌廠出具的《證明》,用于證明沈陽順達公司從來未制造過懸浮式干選機;寬城京峰公司使用的所謂侵權設備并非沈陽順達公司制造;侵權設備的標牌并非沈陽順達公司所使用的。

 

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向本院提供5份證據:1、專利號21200720148693.4,永磁浮選機實用新型專利權文件;2、專利號21200620007863.2,帶式永磁粉礦干式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權文件;3、專利號2120082007801 & 3,干濕兩用磁選機組實用新型專利權文件;4、專利號21200620090005. 9,細粒級磁鐵礦干選機實用新型專利權文件;5、專利號21201010272769.0,原告專利權文件。證據1、2、3、4、5用于證明寬城京峰公司不侵犯原告專利權。對原告提供的證據,被告沈陽順達公司質稱,對證據1、2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對證據3真實性有異議,不了解情況;證據4公證書的工作記錄及照片沒有反應出涉案設備是第一被告生產制造,公證書也沒有顯示涉案產品數量為6臺,公證書所附光盤的封口沒有公證處印章,不能證明光盤是公證處錄制和粘貼,對光盤的真實性有異議,對公證書的文字和所附照片真實性無異議,對關聯性有異議,不能證明是第一被告制造涉案6臺被控侵權設備;對證據5關聯性有異議,誰主張誰舉證,原告支出的12萬元代理費應自己承擔,不應作為損失要求被告支出。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質稱,對證據1、2、3無異議;對證據4有異議,據我了解是6臺,因為沒有內部取證,只能證明外觀形狀,而發明專利保護的不是外觀,是內部構造及原理;對證據5有異議,每臺70萬元利潤缺乏證據。本院認為,原告證據1、2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對涉案專利的名稱、申請日、授權日、專利權人、專利號、專利權利要求書、摘要、說明書、附圖內容及繳納年費情況具有證明力。證據3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被告沈陽順達公司以不了解情況為由對該證據真實性提出異議,但未提供相反證據,其理由不能成立,故該證據對原告取得涉案發明專利獨占許可使用權的事實具有證明力。證據4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所附《現場工作記錄》、照片及光盤對證據保全公證現場共有6臺被控侵權設備、設備上的銘牌載有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名稱、設備的外部形狀特征等事實具有證明力。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對該證據所持''數量為6臺”的異議,與事實不符,播放光盤中的視頻文件可以確定,證據保全公證現場攝錄的機械設備為6臺,且被告寬城京峰公司當庭承認其制造的被控侵權設備為6臺。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對該證據所持''光盤封裝袋封口沒有公證處印章”的異議屬實,但不能以此否定光盤的真實性。

 

證據5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對原告支付律師費的相關事實具有證明力。

 

對被告沈陽順達公司提供的證據,原告質稱,對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不能實現證明目的,與本案無關聯。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質稱沒有異議。本院認為,被告沈陽順達公司的證據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僅對證據本身內容具有證明力,但結合被告寬城京峰公司的陳述,能夠排除被控侵權設備所用銘牌來自于被告沈陽順達公司。

 

對被告寬城京峰公司提供的證據,原告質稱,對該5份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被告沈陽順達公司質稱對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本院認為,被告寬城京峰公司的5份證據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僅對證據本身內容具有證明力,無旁證相佐,不能證明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制造的被控侵權設備的技術方案來源于該5項專利。

 

根據各方當事人的陳述、舉證和質證意見,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案外人孫翠芳、張金梅、于峰、胡慶東共同發明的“懸浮式干式磁選機”,于2010年8月31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發明專利,于2012年5月30日被授予專利權,專利號為21201010272769. 0,專利權人鐵嶺陸平設備廠。該專利權利要求書載明:一種懸浮式干式磁選機,有機架,其特征在于:機架上有上、中、下三個水平的帶式輸送機,上帶式輸送機是主選帶式輸送機,中帶式輸送機是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下帶式輸送機是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主選帶式輸送機的輸送帶外表面有網格,機架上、主選帶式輸送機的上、下料帶之間靠近下料帶處有由長方體永磁體塊沿三維方向排列組成的立方體形水平磁系,水平磁系的磁極方向與水平方向相垂直,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后端上方有進料斗,進料斗有溢流口,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前支撐輾筒是磁滑輪,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左、右兩側、沿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長度方向分別圍有溢料導板,溢料導板的下方有沿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長度方向的出料口,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上、下料帶之間、水平磁系前半段下方,有一排貼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上料帶的水平托棍,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后端與進料斗的溢流口相連,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上面的左、右兩側分別與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左、右兩側溢料導板的出料口相連,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前支撐規筒是磁滑輪,主選帶式輸送機的前部、水平磁系前端的下方有可移動隔礦板,可移動隔礦板的前方有前干選后鐵礦石倉,可移動隔礦板的后方有尾礦倉,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前端的下方有后干選后鐵礦石倉。

 

2015年3月2日,鐵嶺陸平設備廠作出《專利權獨占許可授權聲明》稱,已將其持有的第201010272769. 0號發明專利許可大連海橋公司使用,許可使用類型為獨占許可使用,許可期限自該專利申請之日起至專利權期限屆滿之日止,許可地域范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

 

2015年7月31日,鐵嶺陸平設備廠稱寬城京峰公司使用的由沈陽順達公司制造的懸浮式干選機侵犯其發明專利,向河北省寬城滿族自治縣公證處申請保全證據公證,對寬城京峰公司懸浮式干選機外觀取證。當日十一時,公證員到寬城京峰公司生產車間廠房內,經鐵嶺陸平設備廠參加人員王猛指認,對懸浮式干選機進行了拍照和錄像,制作了工作記錄。該公證書附有15張照片,按照從前到后、從上到下的粘貼排列順序,照片所拍內容第1張為“寬城京峰”門口,第2張為廠房外部,第3-15張均為被控侵權的機器設備。原告對第4、5、6、7、8、9、15張照片進行了標注,對第3、10、11、12、13、14張照片未進行標注,且第3、11、12、13、14張照片不清晰。該公證書附有一張光盤,該光盤存有2份呼4視頻文件,其中文件名為皿田00240的視頻文件長度為4分39秒,視頻中錄有6臺外觀相同的大型機械設備,其中第1臺設備銘牌不清晰,第2臺設備銘牌載有“沈陽順達重礦機械制造有限公司”、''懸浮式干選機”、''型號:500”、"外形尺寸:5300 X 3433 X 3506011 ”、"出廠編號:8001-2014-11001、''處理能力:5001/11”、''設備重量:23285血”、''制成日期:2014.11”等字樣,其余4臺設備未攝錄銘牌;文件名為血川)0241的視頻文件長度為22秒,視頻中錄有“寬城京峰礦業''大門、院區、辦公樓及車間外景,與公證書所附第1、2張照片中的景物一致。

 

在法庭審理過程中,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否認制造、銷售了被控侵權設備,并提供沈陽市遼沈絲印標牌廠出具的《證明》。該證明稱,其公司從2008年12月開始給沈陽順達公司制造產品標牌,從2010年2月制造的標牌材質為銅牌,尺寸為2500101X1600101,標牌上有沈陽順達公司中英文名稱,沈陽順達廠標蓮花圖案,標牌整體為黑底白字。所提供設備標牌名稱為液壓回旋破碎機、瓠式破碎機、西蓮斯圓錐破碎機、多缸液壓破碎機、彈簧圓錐破碎機、格子型球磨機、溢流型球磨機、重型板式給料機、分級機等,但從來沒有制作過懸浮式干選機的標牌。被告寬城京峰公司當庭述稱,被控侵權設備是其公司自己生產、制造的,因為其公司不具備生產設備的資質,需到有關單位進行登記,為了符合檢查要求,自己隨意找了一個廠家做的銘牌,做了不止這些。因為第一被告是生產礦山機械的,就比照第一被告的標牌放大一些做的標牌,是為了降低成本。

 

在本院主持下,各方當事人共同將原告證據4即公證書所附第3-15張照片中及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在答辯狀中所述被控侵權設備的技術特征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權利要求進行了比對,比對陳述如下:原告述稱,在侵權產品的照片標注上可以反映出涉案專利的全部技術特征。原告對公證書所附照片的標注情況如下:第4張照片標注了 “上帶式輸送機”、“中帶式輸送機”、“下帶式輸送機”、'‘機架”、''水平磁器”、“托轆及托鶴架”、“二層磁滑輪''、“磁滑輪”、“二三層磁滑輪'';第5張照片標注了 “前端”、“二層磁滑輪”;第6張照片標注了“前端”、“前干選后鐵礦石倉”、''尾礦倉”、'‘后干選后鐵礦石倉”;第7張照片標注了 “前端”、“可移動滑輪隔礦板”、’'托車昆架”;第8張照片標注了 “前端”;第9張照片標注了 “電控箱”;第15張照片標注了“進料斗”、“溢流導板出料口”。

 

被告沈陽順達公司以不了解為由未發表比對意見。

 

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述稱,公證的照片僅僅是外觀,沒有反映出內部技術特征。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在答辯狀中制作了《原告專利保護范圍與被控侵權產品對比表》(以下簡稱《對比表》),并進行了詳細說明,具體內容如下:

 

QQ截圖20190123141612.png

QQ截圖20190123141547.png

QQ截圖20190123141600.png

詳細說明第一條稱,機架在本行業技術領域中是公知部件。三層帶式輸送機的結構,在本行業內是經常采用的結構(200620090005.9號專利權利要求書第二行和第三行),第二被告設備上的三層膠帶,都是獨立的單元,且是非水平的。被控侵權設備的上層膠帶與水平方向成一定角度,角度在0.7° -2°范圍內可調。

 

詳細說明第二條稱,原告專利中對水平磁系的描述分為兩部分:1、公知技術:原告專利中描述的“機架上主選帶式輸送機的上、下料帶之間靠近下料帶處有由長方體永磁體塊沿三維方向排列組成的立方體形水平磁系”是一種公知技術,專利號ZL200620007863. 2中權利要求1第六行和第七行、專利號ZL200720148693. 4中權利要求1第七行、第八行、第九行均提及了此種結構。2、特有技術:原告專利中提及的“水平磁系的磁極方向與水平方向相垂直”是其特有技術,被控侵權產品磁系的磁極方向與水平方向為垂直、平行交替設置,極性交替排列。

 

詳細說明第三條稱,原告專利中所闡述的“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后端上方有進料斗,進料斗有溢流口,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前支撐棍筒是磁滑輪。”是一種公知技術,專利號ZL200620007863. 2中權利要求1第五行和第六行、專利號ZL200720148693. 4中權利要求1第五行、第六行均提及了此種結構。被告產品中層膠帶前端的給料箱是參考專利號ZL200820078018. 3中權利要求1的第二行和第三行進行了改進的一種給料裝置,其具有布料、破碎、保護功能,其結構如下:給料箱分為上、中、下三層結構,上層給料箱主要起承接物料的作用,中層給料箱內部為一對覩結構,由固定棍和可調整棍組成,可根據處理量的要求對規間距進行調整。當來料不均勻時,對扌昆機構可將物料向兩端分布,起到布料的作用;當來料中有過大顆粒時,對棍機構可將大顆粒阻擋在鶴上,使其不進入分選腔,損壞設備;當來料較軟,特別是配合高壓鶴磨機使用,對棍機構可起到一定的破碎和打散作用。下層給料箱箱體兩側設有橡膠擋板,可以防止物料脫落到膠帶外側。

 

詳細說明第四條稱,原告專利中所闡的“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左、右兩側、沿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長度方向分別圍有溢料導板,溢料導板的下方有沿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長度方向的出料口”及“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上面的左、右兩側分別與紿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左、右兩側溢料導板的出料口相連”,被告設備上無此結構,被告設備的中、下層膠帶均采用波紋擋邊皮帶,擋邊與膠帶是一體結構,其功能是將物料擋在波紋擋邊內部'不讓物料在皮帶上發生溢流,且波紋擋邊的寬度是與膠帶頭部磁力滾筒的有效磁區寬度相匹配的,強迫膠帶上的物料必須經過磁力分選區分選后才能進入精礦箱和尾礦箱中,這就避免了物料未經磁力滾筒的分選而直接進入尾礦口,給設備分選指標帶來影響,物料不溢流也避免了物料進入環形膠帶內部的可能性。

 

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在《對比表》及其詳細說明中引用了他人多項實用新型專利權利要求書相關內容。(1)《對比表》第六項引用的鄭建利名稱為"帶式永磁粉礦干式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ZL200720148693.4)權利要求1第四行和第五行內容為''下層滾筒式皮帶輸送機的兩滾筒之間的輸送皮帶內側設置有支撐輸送皮帶的無磁托幌” ;(2)《對比表》第八項引用同一專利權利要求1第六行、第七行內容為“其另一端滾筒的下方裝有廢料斗”,第九行和第十行內容為''位于所述超取永磁體一側的其滾筒下方裝有出料斗”。(3)詳細說明第一條引用的徐宗石名稱為“細粒級磁鐵礦干選機"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200620090005.9)權利要求1第二行和第三行內容為“機架內分為上、中、下三層,每層都有用皮帶連接起來的磁棍和尾輾” o (4)詳細說明第二條引用的趙玉子名稱為“帶式永磁粉礦干式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200620007863.2)權利要求1第六行和第七行內容為“所述機架上設置可調磁系箱體總成,可調磁系箱體總成位于環形上皮帶中間”;引用的鄭建利名稱為“帶式永磁粉礦干式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ZL200720148693.4)權利要求1第七行、第八行和第九行內容為“上層滾筒式皮帶輸送機的兩滾筒之間的輸送皮帶內側設置有一次呈排列布置的裝有永磁塊的花磁滾筒機調整、超取永磁體,位于所述超取永磁體一側的其滾筒下方裝有出料斗”。(5)詳細說明第三條引用的趙玉子名稱為“帶式永磁粉礦干式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200620007863.2)權利要求1第五行和第六行內容為“所述上皮帶位置錯后于下皮帶,所述的下皮帶上設置有給料斗,所述的給料斗位于上皮帶的前方”,引用的鄭建利名稱為“帶式永磁粉礦于式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ZL200720148693.4)權利要求1第五行和第六行內容為“其一端滾筒的上方裝有下料口與輸送皮帶對應的進料斗”,引用的谷素元名稱為“千濕兩用磁選機組”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ZL200820078018.3)權利要求1第二行和第三行內容為“所述破碎機構由固定輥和可調輥組成,所述固定輥和可調輥的輪軸兩端旋轉支承在機架上”。

 

原告證據5載明,原告于2015年7月2日、2015年8月21日向北京市銘泰律師事務所律師支付律師費10萬元和律師代理費2萬元。

 

本院認為,原告依法取得涉案發明專利獨占許可權,應當受法律保護。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制造并使用了被控侵權設備,其制作的《對比表》將被控侵權設備的技術特征拆分為八項,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進行了比對,認為其中第四、六、七項相同,第五項不相同也不等同,第二、八項不相同。

 

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對比表》中第四、六、七項所列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權利要求內容是否為公知技術,被告引用他人多項實用新型專利的權利要求作為依據,主張上述《對比表》中第四、六、七項內容為公知技術。但該多項實用新專利權利要求的表述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表述并不一致,被告寬城京峰公司未提供旁證證明該多項實用新型專利權利要求書記載的技術特征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權利要求書記載的技術特征相同或等同,也未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已經依法取得該多項實用新型專利的許可使用權。故此,本院對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該抗辯主張不予采納關于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對比表》中第一項比對結論,機架作為機械產品的必要組成部分,在進行技術比對時,不能與其他部件分離開來,作為一項單獨的技術特征進行比對,也就不能以機架系公知部件為由而否定涉案發明專利中與機架不可分割的其他必要技術特征。原告涉案發明專利具備的“上、中、下三個水平帶式輸送機”的技術特征,被控侵權設備同樣具有三層膠帶,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相應技術特征相同。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辯稱其膠帶是非水平的,但未提供相關證據加以證明,本院對其該抗辯理由不予采信。

 

關于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對比表》中第二項比對結論,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技術特征為'‘主選帶式輸送機的輸送帶外表面有網格”,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辯稱被控侵權設備無網格。原告解釋稱網格設計是為了增加摩擦系數,被控侵權設備所用膠帶摩擦系數較大,即使沒有網格,也能實現增大輸送帶與物料之間的摩擦力的技術效果,原告該解釋意見符合科學原理,本院予以采信。盡管原告權利要求書對“主選帶式輸送機的輸送帶外表面”作出了 “有網格”的限定,但不足以影響被控侵權設備的相應技術特征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獨立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構成等同。

 

關于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對比表》中第三項比對結論,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技術特征為'‘機架上、主選帶式輸送機的上、下料帶之間靠近下料帶處有由長方體永磁體塊沿三維方向排列組成的立方體形水平磁系,水平磁系的磁極方向與水平方向相垂直”。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辯稱被控侵權設備的技術特征為“磁系的磁極方向與水平方向為垂直、平行交替設置,極性交替排列”。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該技術特征已被被控侵權設備的相應技術特征所覆蓋。

 

關于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對比表》中第五項比對結論,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技術特征為“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左、右兩側、沿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長度方向分別圍有溢料導板,溢料導板的下方有沿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長度方向的出料口,機架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上、下料帶之間、水平磁系前半段下方,有一排貼緊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上料帶的水平托輥,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后端與進料斗的溢流口相連”。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說明書中稱:“當進料斗內的進料量較多時,破碎后的鐵礦石原礦可以從進料斗的溢流口流至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上,當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上的物料量較多或者物料碰撞而溢出時,溢出的物料可以被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左、右兩側的溢料導板導入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上,在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前端的磁滑輪上可以對溢出的物料進行于選,干選出的鐵礦石和給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干選出的鐵礦石落入后干選鐵礦石倉,脈石排出到隔礦板后的尾礦倉。”被告寬城京峰公司辯稱被控侵權設備采用帶波紋擋邊的皮帶,其技術特征為:擋邊與膠帶是一體結構,其功能是將物料擋在波紋擋邊內部,不讓物料在皮帶上發生溢流,且波紋擋邊的寬度是與膠帶頭部磁力滾筒的有效磁區寬度相匹配的,強迫膠帶上的物料必須經過磁力分選區分選后才能進入精礦箱和尾礦箱中,這就避免了物料未經磁力滾筒的分選而直接進入尾礦口。由此可以看出,雙方的技術特征都是為了發揮防止物料迸濺的功能,實現物料分別進入原告所稱的后干選鐵礦石倉和尾礦倉或者被告寬城京峰公司所稱的精礦箱和尾礦箱的目的。被控侵權設備中的該項技術特征與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相應技術特征構成等同關于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對比表》中第八項比對結論,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技術特征為“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的前支撐輥筒是磁滑輪,主選帶式輸送機的前部、水平磁系前端的下方有可移動隔礦板,可移動隔礦板的前方有前干選后鐵礦石倉,可移動隔礦板的后方有尾礦倉,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前端的下方有后干選后鐵礦石倉”。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告辯稱被控侵權設備無溢流輔選帶式輸送機,而是精礦再選帶式輸送機,所有千式磁選設備的出料位置都需要有精礦口和尾礦口,需要擋邊來進行分離,一般都會設計成可調整的結構。顯而易見,無論被告所稱“精礦再選帶式輸送機”,還是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所稱“溢料輔選帶式輸送機”,兩者僅僅名稱不同,相應部件設置及其功能完全相同。基于上述分析可以確認,被控侵權設備的技術特征全面覆蓋了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權利要求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落入了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保護范圍。原告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實施了制造、銷售被控侵權設備的行為,也未提供相應證據證明被告沈陽順達公司實施了損害其公司及其產品聲譽的行為,其主張被告沈陽順達公司立即停止生產、銷售被控侵權設備、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在《金屬礦山》雜志上向其賠禮道歉等項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制造、使用被控侵權設備的行為,侵害了原告對涉案發明專利享有的獨占許可使用權,依法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等民事責任。原告主張被告寬城京峰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被控侵權設備、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等項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除賠償數額需依法酌情確定外,本院均予以支持。

 

關于本案賠償數額的確定,原告訴稱其產品每臺售價185萬元,利潤70萬元,但未提供相關證據加以證明。原告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或者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且無專利許可使用費可供參照。本院考慮原告涉案發明專利的技術含量、產品制造成本、被告寬城京峰公司實施侵權行為主觀惡意、被控侵權設備數量等相關因素,確定本案賠償數額為75萬元人民幣,其中包含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六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寬城京峰礦業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使用與原告大連海橋科技有限公司享有獨占許可使用權的''懸浮式干式磁選機”發明專利相同或者等同的侵權設備;

 

二、被告寬城京峰礦業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原告大連海橋科技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75萬元人民幣。


三、駁回原告大連海橋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被告寬城京峰礦業有限公司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41440元,原告大連海橋科技有限公司負擔34262元,被告寬城京峰礦業有限公司負擔7178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正本1份及副本5份,上訴于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韓秋萍

審判員:馮夢杰

審判員:黃良濤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欒翠慧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